2 分钟

再见2020!《岁末》之际,让刘昊然陪你倒数跨‪年‬ 大咖说

    • 情感关系

《岁末》是博尔赫斯写进他人生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里的一首小诗,是二十四岁的青年关于出生之地布宜诺斯艾利斯、关于时间、关于岁月轮回最初的咏叹。时间也预示着博尔赫斯一生写作的主题——“目前不能确定 将来并不真实,只是目前的希望 过去也不真实,只是目前的记忆……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将来。”明年即将步入本命年,这对于刘昊然来说,又将是一个全新的起跑点。在岁末之际,回顾自己的2020年,可以用“混乱而有序”来总结,有许多改变正在发生,他也逐渐习惯立于不确定之上。伴随着毕业、考编,不仅自己从心态上有了转变,随之而来的也一定是更为严格的、来自他人的要求和审视。刘昊然说,“我时常还是觉得自己是个没入行多久的人,起码在我的认知里,在演员这条路上我还要走很久,所以不着急。” “岁末以二换三的小小象征把戏、把一个行将结束和另一个迅即开始的时期融会在一起的无谓比喻或者一个天文进程的终极,全都不能搅扰和毁坏今夜的沉沉宁寂,并让我们潜心等待那必不可免的十二下钟声的敲击。真正的原因是对时光之谜的普遍而朦胧的怀疑,是面对一个奇迹的惊异:尽管意外层出不穷,尽管我们都是赫拉克利特的河中的水滴,我们的身上总保留有某种静止不变的东西。” 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再见,所有人的2020,新年快乐!

《岁末》是博尔赫斯写进他人生第一部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里的一首小诗,是二十四岁的青年关于出生之地布宜诺斯艾利斯、关于时间、关于岁月轮回最初的咏叹。时间也预示着博尔赫斯一生写作的主题——“目前不能确定 将来并不真实,只是目前的希望 过去也不真实,只是目前的记忆……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将来。”明年即将步入本命年,这对于刘昊然来说,又将是一个全新的起跑点。在岁末之际,回顾自己的2020年,可以用“混乱而有序”来总结,有许多改变正在发生,他也逐渐习惯立于不确定之上。伴随着毕业、考编,不仅自己从心态上有了转变,随之而来的也一定是更为严格的、来自他人的要求和审视。刘昊然说,“我时常还是觉得自己是个没入行多久的人,起码在我的认知里,在演员这条路上我还要走很久,所以不着急。” “岁末以二换三的小小象征把戏、把一个行将结束和另一个迅即开始的时期融会在一起的无谓比喻或者一个天文进程的终极,全都不能搅扰和毁坏今夜的沉沉宁寂,并让我们潜心等待那必不可免的十二下钟声的敲击。真正的原因是对时光之谜的普遍而朦胧的怀疑,是面对一个奇迹的惊异:尽管意外层出不穷,尽管我们都是赫拉克利特的河中的水滴,我们的身上总保留有某种静止不变的东西。” 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再见,所有人的2020,新年快乐!

2 分钟

更多ELLE007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