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集

每一件文物,都是历史的厚度。上下5000年的存在,因为你在意,所以有意义。 本节目从史前艺术开始,为大家讲述中国5000年的艺术发展历程。 史前老祖宗是怎样一不小心就弄出了艺术品? 夏商周如何开启了青铜时代? 三星堆神秘在哪? 创作出《洛神赋》这种传世作品的曹植到底有没有绿了他亲哥曹丕? 魏晋时代的《奇葩说》是个啥? 偷窥韩熙载夜宴的两个画师“狗仔”有没有把自己画进去? 舍弃江山和美人的宋徽宗赵佶庞大且惊人的艺术创作是怎么来的? 在典藏,我们给你答案。

华夏艺术巡‪礼‬ 典藏ARTCO

    • 社会与文化
    • 5.0 • 3 个评分

每一件文物,都是历史的厚度。上下5000年的存在,因为你在意,所以有意义。 本节目从史前艺术开始,为大家讲述中国5000年的艺术发展历程。 史前老祖宗是怎样一不小心就弄出了艺术品? 夏商周如何开启了青铜时代? 三星堆神秘在哪? 创作出《洛神赋》这种传世作品的曹植到底有没有绿了他亲哥曹丕? 魏晋时代的《奇葩说》是个啥? 偷窥韩熙载夜宴的两个画师“狗仔”有没有把自己画进去? 舍弃江山和美人的宋徽宗赵佶庞大且惊人的艺术创作是怎么来的? 在典藏,我们给你答案。

    华夏艺术巡礼【29】画作中的南宋残山与剩水

    华夏艺术巡礼【29】画作中的南宋残山与剩水

    华夏艺术巡礼第29期:画作中的南宋残山与剩水
    南宋画家:马远与夏圭

    在中国历史上,许多留下事迹的著名爱国文人与志士,都诞生于南宋这个时代。

    不论是家喻户晓的南宋初年抗金名将岳飞,力主北伐、留下“王师北定中原日,家计无望告乃翁”等脍炙人口诗句的词人陆游,还有后世许许多多为这个时代杜撰的各种忠肝义胆、爱国故事,在在都显示出这段历史,为中原地区以汉族为主的政权,留下了多么不甘的伤痛。

    在艺术史上,也因为这样的背景与时代因素,或许为真实,或许被穿凿附会,而有“残山剩水”一说。所谓的残山剩水一喻,代指为“残破的山河。指亡国或经过丧乱后的土地、景物”。从明代的绘画理论家董其昌提出南宋山水画偏好“残山剩水”的概念之后,经常被用来指称南宋这种喜欢将山水画中的主山偏于正中间位置的构图形式。

    在这当中,最常被人提起的就是并称为“马夏”的马远及夏圭二人。

    马远稍早于夏圭,为南宋时期的宫廷画家,马远家族可谓真正的绘画世家,家中一连五代都出了画院画师,从他的曾祖父辈开始,就在北宋徽宗时期的画院服务,一直到马远的儿子马麟也进入了南宋画院。

    先前我们提到,马远承袭了李唐的绘画风格,但在构图上,他被称作是“角隅法”的创始之人,因而也有个别号:“马一角”,开创了将山水画的主体移到了画作四个角落的画法。

    在董其昌的理论里,残山剩水象征着南宋的绘画反映出政治上的偏安局势。然而在当代一些学者的意见里,艺术和政治或许没有必然的关系,这样的构图方式是绘画必然的进程与发展结果。前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更进一步指出,马远这样的构图方式,是将萧照在构图上的二分法,推进到四分法,这是中国山水画的有机生长与发展,不必然与政治画上等号。

    马远的《山径春行图》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描绘了春季时节,一位悠然的文人带着携琴的童子,漫步在春天的山径中,并眺望远方,彷佛在吟咏着万物生机勃发的春季。画面中,随风摇动的柳树、枝头上鸟儿引吭高歌,以及野花野草的盎然,表达出春的意趣,更因留白处多而显得意境深远,宋宁宗更在画上题诗文“触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鸟不成啼”,与画面意境相映成趣。


    马远,《山径春行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南宋时代的绘画已有诗书画一体的雏型,在过去,绘画与诗一直是分离的状态,这种状态直到南宋时有了突破,可以说,南宋是奠定往后中国诗书画一体的重要转折点;并且,在画上题写诗文的这种方式,渐渐也从院体画转向文人画,由他人题写转变到自题自写,影响其后千年的中国绘画美学观。


    马远,《山径春行图》局部,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除了宋宁宗本人会在画院画家的作品上题写文字,在一些八卦小道消息里,宁宗的杨皇后一说为杨妹子,这位杨妹子善诗文、绘画,对鉴赏也很有一套,因此在宁宗时期许多名画上的题字,其实都是由杨妹子来代笔的,在这其中,就包括了马远的《十二水图卷》。

    《十二水图卷》现藏于北京故宫,为十二张对水不同状态的多种描绘,全图没有其他景色,有的只是描绘水的千态万状,十分特别。例如“洞庭风细”中以线条描绘如鱼麟片般的水波,有如微风轻轻吹皱平静的湖水,也有“层波迭浪”中水波汹涌彭湃的起落,在“秋水回波”中,甚至有两只雁在水面上飞翔

    • 7 分钟
    华夏艺术巡礼【28】喜画山贼遇偶像,弃山拜师成画家?

    华夏艺术巡礼【28】喜画山贼遇偶像,弃山拜师成画家?

    喜画山贼遇偶像,弃山拜师成画家?
    ——从北宋到南宋:李唐与萧照师徒

    台北故宫镇馆三宝,除了前几期我们已经介绍过的范宽《溪山行旅图》以及郭熙《早春图》之外,还有一件出自于北宋画院画家李唐之手的《万壑松风图》。

    李唐 ,《万壑松风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有别于范宽的掩藏,郭熙的含蓄,《万壑松风图》上的李唐署名清晰可见,清楚呈现了北宋画家落款形式的的演变:画家们愈来愈能够传递绘制者为何人的讯息;而现在,我们也从中可以确认画作的身世与画家的身份。

    李唐 ,《万壑松风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万壑松风图》的落款,就位于主山旁的山峰上,李唐在该处签上了“皇宋宣和甲春辰,河阳李唐笔”几个大字,除了表示李唐的出身──他是位居黄河北岸的河南孟县人士,也告诉了我们这幅作品,是公元1124年所作,这时候距离北宋的灭亡,仅仅只有二到三年的时光。

    《万壑松风图》顾名思义,描写在深山万壑之中峰崖奇峻,而山间白云缭绕,飞瀑倾泻其中,松树在此郁郁葱葱。我们看到这件作品,还有明显北宋山水画的风格。一座巍峨雄峻的主山矗立画作中间,前景一片松树茂密地生长于石涧上。山的重量感沉甸甸的压住了画面,使整张作品充满着阳刚之美与正气。

    李唐 ,《万壑松风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让画面带有刚毅之气的原因之一,莫过于李唐最擅于使用小斧劈皴,表达山石坚硬的地貌,体现出山面被刀削过般的锐利肌理,坚实的肌理,也让这张作品带有北方山水特有的干燥感。

    松树上残留矿物颜料石青色,是上一回我们介绍从唐代以来的青绿山水传统一脉特别喜欢使用的颜料,也显现出宫廷画家们延续了这个传统,由残留的矿物颜料上来看,这张图原本应该设色艳丽,然而在时间的洗礼之下,现在我们见到时颜料已剥落大半。

    上一期,我们谈到了北宋的灭亡,正是这场在《万壑松风图》完成两三年后不幸降临的靖康之难,逼得宋高宗逃到南方建立了南宋政权。金人大破京畿,将汴梁搜刮劫掠一空,掳走徽宗与钦宗两位皇帝与后妃、工匠等数千人,北宋自此可说是国破家亡。

    当时六十多岁的李唐,在国家破败的慌乱之际,带着行囊出逃,却在行经太行山之时被一帮山贼所抓。

    山贼料想李唐带着行囊,定是身上有所财物,没想到一打开来却大失所望,原来李唐身上竟是只带着各种绘画用的颜料器具,对山贼们来说毫无用处,却没想到山贼群里头有一位喜画之人,在看到李唐包袱中都是画具后,便救下李唐,两人在交谈之后,这位爱画的山贼赫然发现李唐就是自己崇拜多时的画坛大师,遂拜李唐为师,并帮助他脱逃,两人一起逃至南方,抵达高宗建立起的南宋政权中心。

    而这位雅贼,后来也成为知名的画家,他的名字是萧照,可惜没有留下太完备的资料,目前所知他的生卒年皆不详。萧照本也非贼寇,少时颇知诗书,然而当时国家倾颓,迫于情势,萧照便流入太行山一代为盗。1131年,萧照跟随老师的脚步进入画院,也成为一名宫廷画师,而他的恩师在南宋政权下再次回到画院并被赐予象征身分地位的金带之时,年已近八十。李唐可以算在画坛活跃很久的画师,也为南宋的艺术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可说影响深远,其后知名的南宋画家马远与夏圭,都受到他绘画风格的影响。

    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一幅萧照的作品《山腰楼观图》

    • 6 分钟
    华夏艺术巡礼【26】看中国山水画“松石格”必需要了解的郭熙《早春图》

    华夏艺术巡礼【26】看中国山水画“松石格”必需要了解的郭熙《早春图》

    “华夏艺术巡礼”第26期:

    北宋山水画:郭熙、米芾
    我们聊过了北宋山水画四位重要领衔人物的头两位,分别是李成与范宽,这一回,我们要来聊聊另外两位北宋山水艺坛巨擘:郭熙与米芾。

    郭熙是宋神宗时代山水画坛的重要人物,神宗非常赏识他的作品,其最有名的一幅杰作,就是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早春图》卷。

    《早春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除了画家的身分,郭熙也是一位著名的绘画理论家,世人所熟知的山水画论著作《林泉高致》便是出自于郭熙,此作是由他的儿子郭思根据父亲平日言论和手稿而总结、整理汇集出来的,影响后世甚深。

    图片来自于网络

    郭熙是河南人,他在神宗熙宁元年时进入宫廷画院工作,后来被升为翰林待诏直长。他早些师法李成,师法的意思就是说在学术或文艺上效法某人或某个流派,但其实也取法董源和范宽,集多家之法于一炉。

    存于台北故宫的《早春图》卷采用全景式的构图,与我们先前提到的范宽《溪山行旅图》与其后我们会提到的李唐《万壑松风图》,不论是在尺幅、气势与画面结构上都有相近之处,且三者皆为北宋年间传至后世的重要作品,因此被誉为是台北故宫的“镇馆三宝”。

    李唐《万壑松风图》局部

    先让我们来看看《早春图》的画面。左边有一行小字,书写着“早春壬子郭熙笔”,壬子年,时间换算成公元年指的是1072年的早春,也就是熙宁五年,当时的郭熙约在中壮年的时期,此时他的绘画技术已臻完熟,画面烟岚重深,将早春时节冰雪初化,冷冽的寒意,朦胧的雾霭描绘地极富诗意。

    不过,“早春壬子郭熙笔”的书迹略显笨拙,且我们在上一期提到,北宋以前的画家不流行在画面上签字提款,在如此明显的地方留有书迹不太像郭熙当时代画家的做法,因此也有学者抱持着这句话应为后人所填写上去的疑虑。

    在技法方面,画家采用俗称“卷云皴”的笔法,以湿笔皴擦,层层淡墨渲染,让山石宛如天空中涌起的卷云般,充满戏剧性的张力与变幻效果,故有“卷云”之称。而山石间错落的树枝,是画家师法李成的手笔,采用“蟹爪”状的树枝画法,传达出萧索之感,在上一期我们也提到,这是李成描绘凛冬时节景致时极具代表性的“蟹爪枝”。

    《早春图》画面峰峦秀起,在雾霭变灭的迷蒙之间,千态万状。这件作品的构图充满了虚线而显得阴柔,特别是在描绘山谷间的水光折射,展现出郭熙对山水观察敏锐的一面。

    最后,我们谈到画面的S构图,让整张画充满动势,让本应如冬季般萧瑟的初春情景,暗含即将迎来盎然生机的生命力,一种隐隐然勃发的力量蛰伏于画面中。

    在郭熙的《林泉高致》里,提出中国绘画重要的透视法概念,在一幅画作之中,可以运用不同的透视角度传达景物,也就是我们常在中国水墨画里听到的“三远法”。

    所谓的三远,是分别以仰视、俯视与平视等不同视角来观看画中景物,“平远”法以近山看向远山,“高远”法自山角仰望山巅,“深远”法则是从山前窥看山后。

    这样的概念再次说明了中国绘画中打破单一一个视点的透视法局限,在一件作品中,同时拥有不同的观看视角,而《早春图》便是画家提出此一概念运用在绘画上的很好佐证。

    我们接下来要认识的米芾,有个也同样著名的身分,他是一位大书法家。

    就像“李郭范米”的称呼,在书法界,北宋时期的著名书法家,也有一个四人

    • 6 分钟
    华夏艺术巡礼【27】舍江山、弃美人的艺术家皇帝宋徽宗

    华夏艺术巡礼【27】舍江山、弃美人的艺术家皇帝宋徽宗

    “华夏文明巡礼”第27期:
    宋徽宗和他的画院
    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皇帝留下许多风韵故事,然而因为雅好艺术而丢失山河的皇帝,宋徽宗纵然非空前绝后、只此一人,却是最为知名。不过,也就是在宋徽宗的大力鼓吹下,此时高度的美学素养与宫廷画院蓬勃也是其他时期无可比拟的。

    《宋徽宗坐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徽宗赵佶是北宋开国第八位皇帝,他不但在绘画、书法、与诗词上有很高的造诣,也是位收藏家。

    徽宗一生的作品极多,他将作品分类,收录在《宣和睿览集》中,《宣和睿览集》以册页的方式呈现,也开启了册页绘画的大量出现。共有一万五千多幅,总数十分庞大和惊人;但是徽宗贵为皇帝,仔细思量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时间投入雅兴当中,其实当中有很多作品,都是宣和画院的画家们代笔,最后归于徽宗名下的。




    徽宗赵佶 草书千字文 局部

    徽宗的绘画与道教思想有着紧密的关联,甚至自称为“道君”,他处心积虑地寻找各种祥瑞之物,为了寻求国家的祥瑞所在,也为自己的绘画创作提供了许多材料,《瑞鹤图》即是其中一例。
     
    《瑞鹤图》局部

    《瑞鹤图》是传为徽宗所作、较为有可信度的一幅亲笔御制作品,现存于辽宁省博物馆。此画左半边,有徽宗用其极具辨识度瘦金体所作的题记,并在末尾签上他自创的“天下第一人”署款。

    从题记里,我们知道画作的背景故事是这样的:在大宋正和二年的时候,正逢元宵佳节,朝野举办盛大的元宵灯会来庆祝,在庆祝佳节后的隔日早晨,有人告诉徽宗,宣和殿前出现了非常祥瑞的景象,有一群鹤缭绕于空中,兀自盘旋了好一阵子才悠悠离去,往来的人莫不抬头张望,极为惊叹,象征吉祥的丹顶鹤群起飞舞,彷佛代表着大宋王朝的河清海宴、天下太平,因此徽宗作画赋诗用以记念这件事情。

    根据美国学者石慢(Peter C. Sturman)的一篇研究结果,鹤是国运征兆的祥瑞之物,徽宗相信这个祥瑞之兆能够给他的统治带来好的运气,《瑞鹤图》创作的目的便是如此,运用了音乐与仙鹤的意象来祈求国运的长寿,并刻意记载下来,强调其真实性,其实是因为徽宗在政治方面没有实质的政绩建树,于是采取这样的方法来强调自己能够媲美古代的明君尧舜,藉此稳定朝廷、安抚民心。


    《瑞鹤图》

    这或许是一幅为政者自欺欺人的美化之作,然而当中高超的作画水平,却是不可否认的成就,尤其画作构图大胆又富对称之美的表现形式,让鹤舞盘旋更添鲜活的戏剧性张力。

    而宋徽宗不只自己创作,也指导画院学生,这位有幸得到徽宗亲自授受的学生王希孟,在画史上没有任何记载,却留下一件令人惊艳的作品──《千里江山图》。江山,自古以来代指天下,这件描绘山河秀丽与广阔深远的作品,传达出歌颂皇帝“锦绣山河”的意念,全图采用青绿山水来进行绘制,色彩鲜妍,是为宋代青绿山水重要的代表作。

    《千里江山图》局部

    青绿山水是中国山水画的一种形式,主要特色是使用工笔和浓重的色彩对山水画做细致的描绘,色调多使用石青与石绿,并用泥金勾勒,营造出画面金碧辉煌的感觉。这种山水画形式自隋唐以来即有之,著名的代表画家,有唐代时的李思训、李昭道父子二人,这种表现方式在北宋末年时于宫廷中也十分盛行,《千里江山图》即为其中的巅峰之作,但此后青绿山水一脉开始式微。

    《千里江山图》局

    • 7 分钟
    华夏艺术巡礼【25】是时候来说说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了

    华夏艺术巡礼【25】是时候来说说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了

    【标题】“华夏文明巡礼”第25期:
    北宋山水画:李成、范宽



    北宋时期,在山水画的进程上,有四位巨擘,被后代并称为四大家,他们四位分别为李成、郭熙、范宽跟米芾。

    四大家当中的李成、范宽两人,与五代至宋初的山水画家关仝一样,和荆浩有一脉相承的关系,宋代初期,还将关仝、李成、范宽三人,并称为北方山水画的“三家”,三人都以描绘北方山水见长。


    李成《茂林远岫图》

    李成出自书香门第,他在五代后周时,避居在青州营丘,平时喜欢画山水画自娱。但绘画并不是他的主业,也因为他自诩读书人,心气高,所以他从不与一般世俗的画师为伍。

    李成善于表达山川气象的变化,还会表现出不同季节的特色,他尤其会画寒林。所谓的寒林,就是秋冬季节时树叶脱落,只剩枯枝在风中摇曳,凋零又暗藏生机,给人艰苦中饱含希望的期待。

    描绘寒林,是李成的拿手绝活,他画树的特点,是笔触锐利、坚硬、树枝不长,曲线往下,因为造型特异,有如螃蟹的爪子,画史上称座“蟹爪枝”,也成为后世画树会仿效的一种风格笔法。

    现存于美国,传为李成所做的《晴峦萧寺图》,为明显的北宋“巨碑式构图”。巨碑式构图,就是有一座堂堂的主山,占据画面重要的位置,前景的点缀衬托出山的雄伟,让观看者彷佛可以走到画里,也传达出一种隐居思想。


    李成《晴峦萧寺图》

    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李成抖动的短笔触,表现锐利的风格特色,传达北方干燥的山石画法,建筑物与桥的透视表现清楚。这种看重视透与观察法的表现方式,是五代延续到北宋的特色。

    画名《晴峦萧寺图》中的“萧”,是“单独”的意思,名为“萧寺”,就是一间寺庙。我们可以看到,画面正中间就有一间佛塔,成为这张風景画的中轴,看起来顶天立地,这是画家刻意的安排。我们的目光顺着画中的山势走去,途中会经过许多瀑布,佛教中常以水和佛法来做连结,传达人生苦海,透过佛法指引,可以解脱苦难的超脱思想。

    刚才,我们提到了透视法。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画家采用的透视法,是移动式的透视,也就是同一个画面中会有很多的透视点,与西方在文艺复兴时期发展出来的定点透视法,不是同一种表现方法。《晴峦萧寺图》中,画家刻意将建筑物的屋顶用由下往上看的视角来描绘,沈括在《梦溪笔谈》中特别提到,李成会用仰角视角画屋顶飞檐,这是人在平地仰望屋顶,屋角仿佛被风掀起的透视表现方式,但沈括不是很认同这样的绘画方法,他认为李成太过于注重肉眼见到的物像描绘,不知以大观小之法,忽略了画中的“妙境”。

    李成最为知名的画作,是现存于日本的《读碑窠石图》,又称为《观碑图》,画中描述两人观看墓碑碑文。这是一个汉末三国非常知名的故事,前阵子热播的《军师联盟》里也出现这个剧情。东汉名士蔡邕在歌颂孝女曹娥的石碑上,写了一段字谜:“黄绢幼妇,外孙齑臼”,途经此处的曹操与杨修,先后猜出这句字谜话指的正是“绝妙好辞”。


    李成《读碑窠石图》

    在《读碑窠石图》中,并没有曹操与杨修,但李成描绘了劲拔的枯树与荒寒的原野,传达出萧索与肃穆的气息,让人对历史的追忆产生感慨之心。前面说到,李成非常会画树,而他的震撼感就在这里,看李成的画作,就像藉由纠结的枝干叙说太古洪荒的秘密,这种强烈的暗示效果,深植人心。

    《读碑窠石图

    • 8 分钟
    华夏艺术巡礼【24】看看《清明上河图》,做一场大宋梦!

    华夏艺术巡礼【24】看看《清明上河图》,做一场大宋梦!

    “华夏文明巡礼”第24期:
    宋朝:中国艺术的高度发展


    以很多方面来说,宋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个非常重要的时代。


    宋朝似乎总给我们积弱不振,国库亏损,武力低落的印象,然而近来有许多人为这个观点平反,表示大宋其实是一个“经济发达、文化灿烂、科技进步、思想开放”时代,在文化教育上也有高度的水平。


    首先在科技层面上,当时的生产、航海技术、武器与农业等技术上的革新,可以说是独步全球,因此社会安定富裕、经济发达;物质层面丰富了,精神层面也需要满足,与之相提并论的,就是宋朝在文化艺术上的发展,也如繁花盛开,在文学与艺术等方面,宋朝皆带来伟大的成就。


    上承唐代,下启明清盛世,站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坐标上,宋朝的美学观也受到高度的赞扬,尤其在宋徽宗时代,对于中国绘画的进程,更是有重大的影响。



    宋徽宗《瑞鹤图》

    除了对绘画技法的琢磨,还有对写实功力的掌握,宋朝对于艺术的审美观点,还讲求了一种“诗意”,因此有许多流传至今,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例如画学的考试中,给各位考生的题目为“踏花归去马蹄香”,看到考题,一般人可能会直接画出马踏花丛,但如果只是这样,说明考生的境界不够。得到最高赞扬的考生,描绘一群蝴蝶追逐着马蹄,全画看不见一朵花,但似乎闻到了花香,多么富有诗意。


    由于经济的繁荣,宋朝人很注重眼前的现实利益与享受,对于宗教上的观念,相对淡薄许多,与过去的朝代相比,宗教艺术在宋朝,几乎呈现停滞的状态,反倒是花鸟画与山水画,变成了城市生活外的精神向往,并且高度发展。此外,这个时期的院体画与文人画,也都是我们可以关注的层面。


    上一期我们谈到萌芽阶段的山水画,在宋朝发展出高度的“黄金时代”。与五代的“荆关董巨”一样,宋朝也有四位特别值得注意的山水画家,织就了这个辉煌灿烂的黄金时代。他们就是李成、郭熙、范寬、米芾,被后世并称为“李郭范米”,我们在之后几期也会详细介绍。



    宋徽宗《芙蓉锦鸡图》

    再来谈到院体画。所谓的“院体”,就是由画院所发展出来的绘画风格,类似于我们现在的“学院风格”。院体画在宋徽宗时期最发达,虽然画院的制度不是宋徽宗所创立的,但徽宗是最重视画院发展的皇帝,当然这也与他雅好文艺,并且自己就有极高的艺术造诣有关;从他流传的画作与名闻后世的瘦金体书法,都可以看到这位“别无他好,惟好画耳”的皇帝的审美。

    特别注意的是这个阶段的文人画。与元代以后所认知、那些高风亮节的文人不同,在宋朝,指的是文人在闲暇时的作画,他们没有院体画对于技巧的精工琢磨,也不带有目的性,只是单纯因为喜爱、好玩与情感抒发,他们没有框架,反而更加自由灵活,增添了许多绘画的趣味性。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大文学家苏轼。苏轼除了诗文以外,在绘画上的贡献也不容小觑,甚至被奉为宋朝文人画的领袖人物,也正式确立了从唐代王维以来,“诗书画合一”的文人画境界,奠定了文人画在中国审美意趣上崇高的地位。



    苏轼《潇湘竹石图》

    当然,谈到科技与经济的层面,绝不能不提这件如雷贯耳的名作,《清明上河图》。

    这件作品的画家张择端,就是北宋末年的画院待诏。《清明上河图》在宋朝灭亡之后流落民间,历来模仿的版本众多,经过专家鉴定,只有北京故宫收藏的长卷是真迹

    • 6 分钟

用户评论

5.0(满分 5 分)
3 个评分

3 个评分

Jc107+1

非常喜歡的出品

能有這麼一個FM出品真的是讓人欣喜,在工作之餘去了解古代中國文化上的沈澱真的特別有味道^ ^

Sophie945

喜欢的内容

非常好的中国美术教育节目。内容充实,有趣。

社会与文化类热门播客

听众订阅的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