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集

用朗读分享美文。期待您的推荐!

读文 风竹声一江海读书选汇

    • 社会与文化
    • 5.0 • 4 个评分

用朗读分享美文。期待您的推荐!

    秋夜(下)

    秋夜(下)

    哇的一声,夜游的恶鸟飞过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 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 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立即被这笑声所驱逐,回进自己的 房。灯火的带子也即刻被我旋高了。

    后窗的玻璃上下丁地响,还有许多小飞虫乱撞。不多久,几 个进来了,许是从窗纸的破孔进来的。他们一进个又在玻璃的灯 罩上撞得了丁丁地响。一个从上面撞进去了,他于是遇到火,而 且我以为这火是真的。两三个却休息在灯的纸罩上喘气。那罩是 昨晚新换的罩,雪白的纸,折出波浪纹的叠痕,一角还画出一枝 猩红色的栀子。猩红的栀子开花时,枣树又要做小粉红花的梦, 青葱地弯成弧形了......。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我赶紧砍断我的 心绪,看那老在白纸罩上的小青虫,头大尾小,向日葵子似的,只有半粒小麦那么大,遍身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3 分钟
    秋夜(上)

    秋夜(上)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 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 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 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眨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角 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 花草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 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 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 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 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蝴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 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了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 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 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 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 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 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眨眼;直刺着天空中 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鬼眨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 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 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 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 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 4 分钟
    我也有妈妈

    我也有妈妈

    她离乡打工,独子豆豆交给爷爷带。豆豆调皮,经常跟隔壁的妮妮打架。她恨铁不成钢,春节回家,训斥豆豆:“不准打架,跟妈妈去隔壁道歉!”豆豆委屈地哭:“谁叫她骂我是骗子。”母子到了邻居家。一见到妮妮,豆豆攥紧妈妈的手,骄傲地对妮妮说,“哼,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也有妈妈!!”

    • 1 分钟
    青春

    青春

    青春易逝,不是年纪的叠加,而是一种精神的永恒;青春不 是红润的脸,柔软的唇,灵活的膝盖,而是深沉的涵养,坚强的 意志,炙热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犹如彩虹一样,十分勇敢,不会脆弱,十分进取,而 不是苟且偷安。六十岁的老者比二十岁的年轻人往往更有这种气 质,虽然年纪大了,但并不是衰老,只有没有了理想,才是真的 衰老。

    岁月流逝,肌肤已经布满皱纹,而热忱失去了,灵魂就会枯 萎,烦恼,恐惧,会使人没有自信,并且会让人心灵扭曲,再没 有勇气。

    不管是六十岁,还是十六岁,每个人都应该保持童心,去找 寻生命中的奇迹,你我的心中都将会有一座天线,只要不断接收 人间美好的,希望的,欢乐的信号,就会永远青春不老。

    但是一旦天线倒塌了,人的锐气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雪,就会自暴自弃,就算你二十岁,也是老气横秋的。但是一旦将天线 竖立,就是你到了八十岁,你也会永远年轻。

    • 3 分钟
    祖母的季节(二)

    祖母的季节(二)

    祖母挎着竹篮走过横七竖八的村弄,去五里外的白羊湖边采青粽叶。我跟着她。我们站在湖边的黄沙地上望着四处可见的苇丛,然后赤脚涉过一片浅水,走进最南面那丛芦苇里。祖母喜欢这里的粽叶。

    在长长的秋天里,我在祖母留下的旧粽叶下面出出进进,总能闻到白羊湖边芦苇的清香,春天那个祖母的季节就浸润着这股清香。我料定在每年的端午节,祖母还会将温暖的手伸向我,在我的脖颈挂上那只用红线扎紧的“小脚粽”。我挂着这只粽子跨出家门,走过村弄,在白羊湖一带燕子样掠过。走过春天走过秋天,即使在白羊湖外面的世界里,祖母的粽子也会留下永恒的清香。祖母的坟在白羊湖边。坟上长着一株娇黄的迎春。没有青草,青草还没有长出来。

    • 2 分钟
    祖母的季节(一)

    祖母的季节(一)

    春天的时候我祖母还坐在后门空地上包粽子呢。有一只洗澡的大木盆装满了清水,浸泡着刚从湖边苇地里劈下的青粽叶,我家屋前屋后都是那股凉凉的清香味。我走过去把手伸进木盆,挨祖母骂了,她不让人把码齐的青粽叶搞乱了。

    我们白羊湖一带的人都包“小脚粽”,大概算世界上最好看最好吃的粽子。祖母把雪白的糯米盛在四张粽叶里,窝成一只小脚的形状来,塞紧包好,扎上红红绿绿的花线。有一只粽子挂到我的脖子上了,我低头朝那只粽子左看右看,发现祖母包的粽子一年比一年大,挂着香喷喷、沉甸甸的。

    • 1 分钟

用户评论

5.0(满分 5 分)
4 个评分

4 个评分

社会与文化类热门播客

听众订阅的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