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エピソード

超越单向输出,超越朋友圈点赞关系的探索,这是由雯子、美玲、豆浆三个人发起的社交实验。每周,我们将基于共同感兴趣的议题发起一场结构化聊天,致力让知识与资讯既经由「我们」之所、又不囿于个体经验。
我们的口号是:鼓励即兴、不批评撤退。

即兴撤退 即兴小组

    • 個人ジャーナル

超越单向输出,超越朋友圈点赞关系的探索,这是由雯子、美玲、豆浆三个人发起的社交实验。每周,我们将基于共同感兴趣的议题发起一场结构化聊天,致力让知识与资讯既经由「我们」之所、又不囿于个体经验。
我们的口号是:鼓励即兴、不批评撤退。

    Vol.1 即兴起源:超越朋友圈之交的谈话实验

    Vol.1 即兴起源:超越朋友圈之交的谈话实验

    超越单向输出,超越朋友圈点赞关系的探索。这是由雯子、美玲、豆浆三个人发起的社交实验,每周发起一场结构化聊天,基于共同感兴趣的议题,去做更多拓展的研究。也邀请不同类型的朋友和我们一起讨论探索!

    • 10分
    Vol.2 即兴食物:未进化的身体,进化之后的生活

    Vol.2 即兴食物:未进化的身体,进化之后的生活

    「这个盘子里的肉它是谁的?我们为什么要吃它!」
    做出了「吃素」选择的人是怎么想的?

    重新思考我们到底要吃什么?如何做选择?有选择吗……

    餐桌上的两难抉择,是嗤之以鼻的故作矫情还是不该泯灭的朴素道德?


    与不事生产的城市人相比,农民才是真正的百姓贵族。

    • 43分
    Vol.3 即兴自然:都是造物之子,我们为何相敬相爱又相煎?

    Vol.3 即兴自然:都是造物之子,我们为何相敬相爱又相煎?

    是什么导致了豆浆小学花圃中的一次小规模生态灭绝?

    是什么样的险恶环境让美玲觉得自己像一条被拍在岸上的鱼?
    雯子求学生涯中担当过的最重要的职位是什么?
    豆浆小时候以为的樱花和大红花分别是什么植物?
    撤退小组对不同国家的科普风格和自然教育有着什么样不成熟的个人见解?

    本期撤退小组聊聊对自然教育的经历和观察,详细内容请收听本期:即兴自然。

    • 49分
    Vol.4 即兴看展:从博物馆展厅到生活中的展场

    Vol.4 即兴看展:从博物馆展厅到生活中的展场

    本期继续由雯子给大家出听力理解题——


    把社区变成博物馆和把博物馆建在社区里的区别是什么?

    什么地方让菜场大妈大叔的手变成了博物馆的展品?
    为什么说“遛孙子的大妈和博物馆导赏员之间只差了一张床”?
    雯子在达拉斯美术馆看到了丘吉尔手绘的什么动物?
    豆浆在丹麦游学期间印象最深刻的博物馆是哪一个?
    在谈到什么话题的时候即兴小组感到了“集体幻痛”?

    隔离结束之后你最想进行的人类活动是什么?
    对于即兴三人组来说,逛博物馆这个选项当然榜上有名。本周三地连线,我们聊了聊各自逛展的经历和趣事。并且不深入地探讨了展品、策展人的意图与观展人之间如何相互构筑关系;从线下走向线上的场馆将如何重塑观展体验?

    小程序收听

    • 41分
    Vol.5 即兴劳动: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荣

    Vol.5 即兴劳动: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荣

    刷牙算不算劳动?给别人理发算不算劳动?自己理自己的发算不算劳动?写日记算不算劳动?写专栏算不算劳动?

    在没有聊这个话题之前对于「劳动」的定义和边界是很模糊的。
    聊完之后才意识到「劳动」也是一个可大可小的概念:体力劳动?脑力劳动?数字劳动?情绪劳动?自我服务、为他人的服务(典型如家务)、生产、设计……似乎都可以纳入劳动的范畴。
    当我们提及要给下一代「劳动教育」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让社会对于「劳动」本身有更多的讨论、从而让「劳动」的边界和可能性更广阔呢?其实,无论小孩还是大人,展现更多可能性、更贴近我们所在的社会环境,才有可能真正 touch 到「劳动」的种种价值和意义吧。



    小程序收听




    唉。这个时代谁不想一夜暴富,谁不想不劳而获呢:)
    虽然我们不鼓励不劳而获,但是一夜暴富的体验我们也是不排斥的。

    • 29分
    Vol.6 即兴社群:向往的生活里,可以让我做一个天真的孩子

    Vol.6 即兴社群:向往的生活里,可以让我做一个天真的孩子

    How to creat a ideal community?
     我们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的「集体生活」之中?
    我们曾经置身或围观过哪些「向往的生活」?
    他们是如何创建一个理想中的社群?
    如果我就在原地,可以做些什么来营造周遭的环境吗?
    在地化的教育设计有起到哪些作用吗?



    这也是一期我们聊完愈发迷惑的话题。但我能觉察到的变化是:我们更欢迎「迷惑」了,不像以往那样很想要去补到完整,反而是接受这种未完成的状态。即兴播客是这样一份记录:它忠实地呈现我的不充足、摇摆、心虚、短期不可能实现的向往,以及混沌之中的对于解法的寻求。

    也许,想要的生活不是去向往、也不是去搭建框架而后才发生的。关系的建构,也不是非得经历达成共识的程序之后,才得以发生的。它在我们四目相对、开始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一刻就开始了。

    PS. 豆浆的此次录音是在爬山的过程中完成的。背景音里面有蝉鸣、树叶沙沙响、自行车的刹车、孩子哇啦叫唤、迎面的大姨唱着粤曲……音质比往期还要更差,敬请原谅。

    • 31分

個人ジャーナルのトップPod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