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エピソード

三个男人的喝酒闲聊,关于职业、家庭、玩乐等生活方方面面的感受、反思和拆解。

芥末章鱼 芥末章鱼工作室

    • 個人ジャーナル

三个男人的喝酒闲聊,关于职业、家庭、玩乐等生活方方面面的感受、反思和拆解。

    203.是否适合创业的自我评测指南(价值百万)

    203.是否适合创业的自我评测指南(价值百万)

    本期节目是芥末章鱼“创业”系列的一期,主要围绕着什么样的人适合/不适合创业进行的分享和讨论。和往期一样,我们所聊的创业更多围绕在信息技术等场景下科技企业,并不是XX联播里面鼓励的那种全民创业……

    为了避免把节目聊成“成功创业者必备的十项能力”这种鸡汤内容,我们重点聊了一下什么人不适合创业,把我们十年里遇到的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儿,给大家分享一下。

    创业者也都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因为创业者这个身份,因为他们决策的影响力,导致他们身上那些看似普通的缺点,被无限的放大了。

    比如说,不够诚信的人,会因为影响公司声誉,进而影响业务合作;目光不够长远的人,会因为小利而失去长远的发展,最终被淘汰;没有好的执行力的人,往往把很多想法提出来,最终却还是想法,无法最终落地…………

    而在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些人有创业的想法,那么就在我们身边这些有想法的人,有什么方法来区分他们适不适合创业呢?

    我们最终发现,这非常可能可以用task和problem来去区分,请听节目找到答案吧。

    • 1 時間6分
    202.从做题家到996,内卷化真的存在么?

    202.从做题家到996,内卷化真的存在么?

    又是一期与失业焦虑有些关联的话题,我们聊一个原本很生僻,近期却广为提及的一个社会学名词——内卷化。

    又是我写推送,节目里没谈到的关于“内卷”这个概念的起源和定义,在这里谈一谈。

    内卷化一词源于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Clifford Geertz)的《农业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Agricultural Involution: The Processes of Ecological Change in Indonesia)。其中定义,“内卷化”是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这一概念最早是用来研究爪哇的水稻农业。在殖民地时代和后殖民地时代的爪哇,农业生产长期以来原地不动,未曾发展,只是不断地重复简单再生产。不能提高单位人均产值。

    想想节目中谈到的那些网民们普遍讨论的例子,如石匠、餐厅经营者、做题家和工贼,在我个人眼里,要么是对概念的扭曲,扭曲到劣币驱逐良币或者类似马太效应,要么更像是抱怨。我认同在一些领域内卷化现象的存在,也可以理解这种抱怨背后的失望与无力感。然而,抱怨无济于事,正如节目开头黄主播引用的博文所说,“内卷解释一切。只要认为找到了一个解释,就舒坦了。卷卷卷,一卷解千愁”。

    其实定义里边已经指明了问题的解法,去打破形式的确定性。不再一味地看存量,不再别人的饭碗里你死我活,而是用创新、开拓、细分和独特性去看待竞争。

    诚然,基础科学技术发展的进度,的确在侵蚀着人们的希望和耐心,竞争方式的变革也的确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但我有信心的是,人类总是这么存活下来了。节目的配图我特意选了一张爪哇岛的风景,那儿不仅仅有,水稻农业。如今的爪哇岛农作物和经济作物丰富,茶叶、咖啡、烟草、橡胶、金鸡纳、甘蔗、木棉和椰子大量出口,每年吸引着全球上千万的游客。

    又或者,质子已经到了?

    • 1 時間17分
    201.如何继承别人的微信和花呗,才是合法有效的

    201.如何继承别人的微信和花呗,才是合法有效的

    互联网在中国已经20多年了,今天我们每天用的产品,很多都超过了10年的寿命,甚至有的已经有20多年的寿命了。随着网络普及的人群越来越广泛,互联网账号存在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们将面临一个新的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这个世界去世的人数会持续累计,于是被已去世的人所拥有的账号将会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天这个数量会超过还在世的账号数量。同时我们的账号存储着越来越多的东西,我们的金钱、娱乐、回忆,以及各种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在我们死后,我们的账号该怎么办?互联网上那么多已去世的账号那么多,服务提供商该怎么办?这些逝者的亲属该怎么办?账号相关的数据、隐私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们过去不用想,因为互联网还没有经历过“去世”这个命题。但如今,这些问题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我们试着从法律的层面开始讨论,然后思考这些账号的处理能否变成一种社会通用规范,进而在想把它们用合适的形态融合进互联网产业。我觉得是期非常有意思的节目。

    好了,开始听吧。

    • 59分
    200.被现实捶打10年后,再聊梦想这种东西

    200.被现实捶打10年后,再聊梦想这种东西

    你还有梦想么?

    “你的梦想是什么?”当你听到《好声音》中汪峰老师向每一位选手问这个问题时,你的心里面在想什么?有没有问过自己现在的梦想什么?

    小时候总会听到有小伙伴会说他的梦想是什么,当一名科学家、登上珠穆朗玛峰、成为一名歌星、考上清华北大等等。梦想或多或少的指引着年轻的我们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我们也会享受为目标而努力的过程。

    长大后,梦想这个词似乎越来越少的被提起,偶尔听大家提到的,大多是要实现财务自由、要买一套大房子等这些更现实的目标,似乎也没人在说这些是梦想。

    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那长大后梦想去哪里了呢?

    是因为它随着的年龄增长慢慢消失了?还是这个社会阶段里大家羞于表达?

    或者它跟年龄无关,只是这个社会大多数人已经不关注它?年轻人是不是也不需要它了?

    这一期与两位主播互相分享,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很久没有思考过的梦想。

    愿大家保持一个追梦的年轻的心,无论是大梦想还是小梦想,都可以坚持实现它。

    • 1 時間25分
    199.如何看待疫情加持的职场35岁诅咒

    199.如何看待疫情加持的职场35岁诅咒

    这是一期下午录制的节目,至少对我个人来说,状态显然没有晚上好,那就借着写推送梳理一下观点。

    话题算是上一期的延续,我们在认清自身纯粹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本质之后,分享和讨论所谓的失业焦虑。这是个很容易引起共鸣的词,特别是全球增长乏力叠加疫情影响的今天。

    我们所处的TMT行业,近几年也一直流传着诅咒一般的“35岁现象”。节目里顾、黄二位主播更进一步的把话题具体到行业里的产品负责人——这个本来就很宽泛的岗位上。宽泛是说缺乏标准定义、受老板认知影响巨大,以及难以衡量。当我们用这个宽泛看回各个行业时,也很容易发现,类似这种处在“中间环节”的角色绝不仅是PM一种。也许,普遍的社会分工细化,是这类角色在年景不好时焦虑和弱势的原罪。

    年景确实不好。

    我梳理几处节目中谈到的观点,很个人:1.减少负债,最好零负债;2.调整视角,重新思考增长和竞争,过去大盘连续很长时间的增长让很多人在这方面的思考非常匮乏,竞争一直存在也一直很惨烈,它只是偶尔的休息一下;3.战果这个东西,就像节目里谈到的它很难归因,而且战果也不是竞争力,能打才是;4.“能打”是广义的,不管什么类型的项目,让自己把能打的地方表现出来。

    这段内容可能挺鸡汤的,也挺马后炮,但我保证我是真诚的,权且看看吧,谁知道年景什么时候好起来。

    • 1 時間14分
    198.中产阶级算个什么玩意

    198.中产阶级算个什么玩意

    人已30,在大城市生活了十几年。高等教育、高楼大厦、高消费、高级汽车、高档手机、高端餐厅,一路高下来,人难免有些幻觉,似乎自己也高出一截来。恰巧社会生产出“中产阶级”这样的词汇,捕获了上面这些有点“高”的人的心。

    伴随着新阶级被描述出来,新阶级的新焦虑也同步蔓延。每年都能有几十篇和中产相关的焦虑文章在朋友圈刷屏。这批人一面忙着确认自己是否进入了这个阶层,一面焦虑着自己不会滑出去。职业、婚姻、教育、资产,人生围着这些问题展开。

    直到那天读到 ALEX N. PRESS 的《Forget Your Middle-Class Dreams
    》,才突然发现在忙忙碌碌中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哪有什么中产阶级,自己充其量是个中年阶级。引用文章译文微博下首赞评论:中产阶级这个概念不过是资产阶级分化无产阶级的骗局。

    于是,围绕着这么个概念,我们开展了一场关于无产、中产、资产阶级到底是什么的讨论。有教科书式的理论探讨,也有社会共识的描述。中年阶级们该如何定位自己?或许这期节目能有所启发。

    • 1 時間17分

個人ジャーナルのトップPodcast


他のリスナーはこちらのサブスクリプションにも登録して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