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分

E16:冥想的阶段性目标,时时刻刻的“正念‪”‬ 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

    • コース

《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是我们出品的线上冥想课程系列。文字内容以连载方式发布于公众号/小程序禅与宇宙维修艺术(ID:cosmosrepair),官网 https://www.cosmosrepair.com;播客内容发布于Apple Podcasts、Spotify、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等声音平台及其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


如果你对《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系列内容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想参与开源社区贡献力量,请发邮件到 hi@beslab.xyz,或微信联系小胖:xiaopangljl。





我们还发起了线上冥想俱乐部 20 x 12 Club,通过 20 人,12 周的自我学习和相互学习,陪伴与启发你的冥想练习。


关于 20 x 12 Club 的完整信息请见:《一封来自 20 x 12 Club 的邀请信》




来到这一讲,冥想的基本训练方法,你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更精微更高阶的理论和技巧,并不在本书的范畴之内。从这一讲开始,我会进入开放性话题,冥想如何影响我们的心理状态,亲密关系,对世界的认识,以及生活的方式。换句话说,我们学习冥想,到底有啥用呢?


有时我会觉得,冥想有点像走进一座没有围墙的教堂。当你做完礼拜,感谢神父,微笑着走出教堂,走回生活中的时候,你还是会遇到挫折、狗血、鸡毛蒜皮、无事可做……你练习了走路冥想,吃饭冥想,跑步冥想,游泳冥想,可最后你发现,生活才是真正的修炼场。真正的生活,不是去处理打坐时候的痛和痒,而是汹涌而来的残酷刺激。而最难的修行,也不是在庙里,而是在浮躁世俗的滚滚红尘之中。





这种反差感是非常正常的。有时候,你越是在冥想中达到了平和无我的境界,就越会在现实中感到沮丧。


我有一个佛教徒朋友,深度冥想练习者。他说他以前跟岳父岳母住上下楼。有段时间因为家里的宝宝,也因为还没适应一起生活的关系,和岳母的关系比较紧张。有时候冥想入定后状态特别好,自己也很欣喜和满意。但是刚刚结束打坐,听到他岳母开自己房间门门把手的声音,整个人的火气就噌地一下窜上来,感觉血压都在升高。


他讲这个故事是为了告诉我,这种冥想与现实中精神状态的反差感,对于资深练习者也很经常,更别提在一开始。


而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有时候,我甚至会在潜意识中用冥想的很多理想状态去要求平时生活中的自己,结果当然是比较挫败。但同时,冥想的目的也确实是为了生活中的正念。当你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也进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临界点:把“训练大脑”慢慢转化为“转化大脑”,把注意力训练延伸为智慧的提升。


如何去填补两者之间的差距呢?


如果你读懂了之前讲的大脑工作的原理,那么你很可能已经猜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重复。在生活的时时刻刻,用臣服的心去重复冥想的核心技巧,反复训练大脑在任何场景下都有觉知。


时刻带着冥想中的正念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如果这是一个知乎问答,那我并不是最够格的回答者。不过因为我在开始冥想前的“基础”太差了,所以体验也算明显。在接触冥想前,我是一个自我感和目标感极强,用力过猛,害怕失控,难以接受挫败的人。而且,我的性格十分矛盾,内心冲突不断。有的时候,我会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维惯性,可是又回过头来讨厌自己。正是因为离禅的境界太远,所以我才像溺水的孩子需要救生艇一样地需要冥想和正念。


用冥想来促进生活中的“正念”,如果要把体验总结成一个词,那可能是“心流 flow ”。






活在当下。不再总是计划未来。而是经常提醒自己,把心安在

《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是我们出品的线上冥想课程系列。文字内容以连载方式发布于公众号/小程序禅与宇宙维修艺术(ID:cosmosrepair),官网 https://www.cosmosrepair.com;播客内容发布于Apple Podcasts、Spotify、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等声音平台及其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


如果你对《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系列内容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想参与开源社区贡献力量,请发邮件到 hi@beslab.xyz,或微信联系小胖:xiaopangljl。





我们还发起了线上冥想俱乐部 20 x 12 Club,通过 20 人,12 周的自我学习和相互学习,陪伴与启发你的冥想练习。


关于 20 x 12 Club 的完整信息请见:《一封来自 20 x 12 Club 的邀请信》




来到这一讲,冥想的基本训练方法,你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更精微更高阶的理论和技巧,并不在本书的范畴之内。从这一讲开始,我会进入开放性话题,冥想如何影响我们的心理状态,亲密关系,对世界的认识,以及生活的方式。换句话说,我们学习冥想,到底有啥用呢?


有时我会觉得,冥想有点像走进一座没有围墙的教堂。当你做完礼拜,感谢神父,微笑着走出教堂,走回生活中的时候,你还是会遇到挫折、狗血、鸡毛蒜皮、无事可做……你练习了走路冥想,吃饭冥想,跑步冥想,游泳冥想,可最后你发现,生活才是真正的修炼场。真正的生活,不是去处理打坐时候的痛和痒,而是汹涌而来的残酷刺激。而最难的修行,也不是在庙里,而是在浮躁世俗的滚滚红尘之中。





这种反差感是非常正常的。有时候,你越是在冥想中达到了平和无我的境界,就越会在现实中感到沮丧。


我有一个佛教徒朋友,深度冥想练习者。他说他以前跟岳父岳母住上下楼。有段时间因为家里的宝宝,也因为还没适应一起生活的关系,和岳母的关系比较紧张。有时候冥想入定后状态特别好,自己也很欣喜和满意。但是刚刚结束打坐,听到他岳母开自己房间门门把手的声音,整个人的火气就噌地一下窜上来,感觉血压都在升高。


他讲这个故事是为了告诉我,这种冥想与现实中精神状态的反差感,对于资深练习者也很经常,更别提在一开始。


而我自己也深有体会。有时候,我甚至会在潜意识中用冥想的很多理想状态去要求平时生活中的自己,结果当然是比较挫败。但同时,冥想的目的也确实是为了生活中的正念。当你开始关注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也进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临界点:把“训练大脑”慢慢转化为“转化大脑”,把注意力训练延伸为智慧的提升。


如何去填补两者之间的差距呢?


如果你读懂了之前讲的大脑工作的原理,那么你很可能已经猜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重复。在生活的时时刻刻,用臣服的心去重复冥想的核心技巧,反复训练大脑在任何场景下都有觉知。


时刻带着冥想中的正念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如果这是一个知乎问答,那我并不是最够格的回答者。不过因为我在开始冥想前的“基础”太差了,所以体验也算明显。在接触冥想前,我是一个自我感和目标感极强,用力过猛,害怕失控,难以接受挫败的人。而且,我的性格十分矛盾,内心冲突不断。有的时候,我会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思维惯性,可是又回过头来讨厌自己。正是因为离禅的境界太远,所以我才像溺水的孩子需要救生艇一样地需要冥想和正念。


用冥想来促进生活中的“正念”,如果要把体验总结成一个词,那可能是“心流 flow ”。






活在当下。不再总是计划未来。而是经常提醒自己,把心安在

2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