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episodes

我叫生大维,是一名新西兰电视台的普通记者,工作平淡而宁静,但2011年发生的一件事,却在我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里扔下一枚原子弹,这次爆炸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我所经历的事件,用现存的科学无法解释,而经历这次事件后,不管你们信不信,但我,触碰到了2012世界末日的真相,如果真的无法能阻止它的到来,世界末日那天,我将坦然面对……

末日卷轴 新西兰钟祥说

    • Books

我叫生大维,是一名新西兰电视台的普通记者,工作平淡而宁静,但2011年发生的一件事,却在我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里扔下一枚原子弹,这次爆炸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我所经历的事件,用现存的科学无法解释,而经历这次事件后,不管你们信不信,但我,触碰到了2012世界末日的真相,如果真的无法能阻止它的到来,世界末日那天,我将坦然面对……

    23.心魔

    23.心魔

    第二十三章 心魔万物所由之而生的东西,万物消灭后复归于它。 ——阿那克西曼德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一片柔和的亮光映入眼帘,我只觉得头疼欲裂,用手摸了摸头,脑袋被绑上了厚厚的绷带,我坐起身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似乎是一间石室,大约三十来平,四角点着长明灯,石室中间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缸,没有盖子,里边放着一口棺材,材质像石头又似金属,上边写满了玛雅象形文字。从房间顶部延伸下来八根石柱,像管道一样正往玻璃缸里输送暗红色的液体,但似乎那棺材有吸水功能,无论液体怎么灌,玻璃缸里的液体似乎总是维持在同一水平线。我朝四周看了看,古斯特和莎娃不知去向。寂静的石室里除了自己喘气声,就只能听见细微的水流声,不能这么玩我吧,古斯特和莎娃去哪了,怎么把我一个人扔这了,我脑中飞速运转,想到古斯特说我之前差点成祭品的事,后背冷汗就下来了。“你醒了?”一个女人对我道。我打了个激灵,朝四周看了看,但四周除了那口棺材,就是我自己,哪有人的影子。我以为自己脑袋受伤有点幻听,也没多想,打算起身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口,找找古斯特他们去。“按我的指示,打开棺材。”那女人的声音像鬼魅一样在虚空里响起。

    • 12 min
    22.水墓

    22.水墓

    第二十二章 水墓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者如何存在的尺度,也是非存在者的尺度 ——普罗泰戈拉我瘫坐在地上一时竟失语了,形势变化太快,我觉得自己完全丧失了是非的分辨能力。古斯特捂着脸坐起身,缓缓的道:“如果我不早点发现你,恐怕没多久你就成了殉葬品。”“熊谏羽他到底怎么了?”我呆呆的问。“他太过于迷信玛雅人的力量,正在做一些疯狂的事情。”看我一脸迷惑,古斯特继续道:“根据我们对玛雅文化的研究,他们之所以曾经繁荣,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某种力量,而这种力量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让他们的建筑学、天文学和医学超越了同时期的其他文化,其中部分成就甚至超越了现代文明。传统科学把这种力量叫做科技,但熊谏羽坚持认为这是一种超越科技的神力,他曾经告诉我,他的祖上曾经繁荣,就是获得过玛雅祭司神力的帮助,后被玛雅人遗弃,最终没落,而他,希望重新寻获这种神力,重塑他祖上的辉煌。”

    • 13 min
    21.燧石刀

    21.燧石刀

    第二十一章 燧石刀人生的本质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 ——帕斯卡“怎么了?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我隐约听见洞里刮来的那阵大风里似乎夹杂着某种声音。熊谏羽阴着脸从我手里接过那把匕首道:“这是燧石刀,麻烦了。”“不就是一把刀吗?有什么麻烦的?”我不解的问。“你不知道,玛雅人有用活人祭祀的传统,在祭祀之前,他们会把这些活人身上涂上一种蓝绿色的染料,和这把刀上的染料相同。这种刀就是用来做‘人祭’的主要工具,祭司用刀把人杀死后会随着尸体一起掩埋或投到井里。相传,这些被杀死的人的灵魂会附在这些刀上。刀被抛弃的同时也会被祭司封印,如果有祭司以外的人碰到这些刀,就会释放他们的灵魂,这些灵魂的愤怒会全部发泄在后来碰刀的人身上,直到这人死亡为止,你是第一个碰这把刀的人。”熊谏羽看着我摇摇头。

    • 12 min
    20.洞穴

    20.洞穴

    第二十章 洞穴人有自由意志,成人成兽全靠自己。 ——卢克莱修那越来越多的怪虫四散奔逃,在听到上方的尖叫声后,好多怪虫突然缩成一团,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不少掉到了我头上,我赶紧腾出一只手,把它们拨弄掉。再看坦克,它位置最高,不少虫子已经从他手上爬过去,其中一只手已经被秘密麻麻的怪虫盖满,看不到皮肤。攀岩往上爬容易,想退回去可就难了。我们三人像壁虎一样贴在墙壁上,骑虎难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这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我捏着嗓子朝坦克喊了句:“这是什么东西,现在怎么办?”“这东西没毒,不要紧张,克服恐惧,不能让上边那个东西发现我们,把荧光棒藏起来,不要透光,快!”坦克似乎没有受到怪虫的影响,低声回应我,并迅速把爬满怪虫的手抽了出来,把荧光棒塞到腰间的衣服夹层里。

    • 12 min
    19.攀爬

    19.攀爬

    第十九章 攀爬目的总是为手段辩护。 ——马基雅维利对于我这个连鼻血都很少流的人来说,口吐鲜血确实让我无法接受。我并没有觉得体内有什么不适,就是觉得舌头有点麻,但血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我惊恐的看着手上的鲜血大声问:“我到底怎么了?有镜子吗?给我看看。”“你别激动,尽量保持呼吸平稳,张嘴我看看!”坦克走到我面前,扒开我的嘴,用手电照了照,忽然,它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猛得往后退了一步,面色严峻的给熊谏羽使了个眼神。“我嘴里有什么东西?快告诉我,告诉我……”我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 14 min
    18.混乱

    18.混乱

    第十八章 混乱认识错误是拯救自己的第一步。 ——伊壁鸠鲁这一诡异的场景再一次颠覆了我的科学思维基础,我还没来得及提问,坦克就踏着虚空朝前走了出去,不过每走一步他都很小心的用脚尖试探,觉得能踩住了才把脚步踏实,似乎那虚空里有什么物质性的东西,只是我看不见而已。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远端清晰的石梯,确认自己1.5视力的双眼正常,赶紧拉住正准备踩到空中的熊谏羽:“你先别走,告诉我怎么回事?”“快走,跟住我的脚步,晚了就来不及了,到了对面我再告诉你。”他指了指对面,黑暗中隐约有个平台。

    • 13 min

Top Podcasts In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