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hr 32 min

《群書治要360》學習分享 - 095 《群書治要360》學習分享

    • Education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下午好。我們這個單元談「知人」,而人生總在重要的抉擇會決定他人生的命運。比方擇師,我們以聖賢為師,還是以世間這些思想觀念為師,那整個人生就天壤之別。我們清朝林則徐先生,他這個觀人術也很強,而且他透過這個觀人術,給了他女兒一生的幸福。重不重要?所以,這個知人可以選好的女婿。剛好有一次的除夕夜,除夕夜大家都急著想回去過年。大家想一想,今天假如是除夕夜,你的上司叫你辦公,你能很專注的在那裡加班嗎?你可以想像那個心情。結果那一天剛好林則徐先生有奏摺要填寫,那都是毛筆正楷、楷書工工整整這樣寫,結果量又很大,寫寫寫,已經寫到半夜了,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沈葆禎在幫林公寫這個奏摺。那已經是深夜,終於寫完了,然後就遞給林則徐林公。林公說:寫得這麼潦草,回去重抄。你看,年輕人不急不徐,也沒有任何情緒,又回去抄,抄抄抄,抄好,天亮了。結果林公看他抄得不錯,來,跟我出去拜年,天亮了。大年初一,結果出去,林公他這麼有德行之人,親朋好友也很多,都來了。他馬上說:今天大喜,見見我女婿。你看就從這個工作當中,就知道這個人有定力、有耐性。沈葆禎也是清朝的一個大將,你們可能不認識,我們一定認識,因為他是台灣的省長。我們讀歷史的時候都很清楚,也是一個名臣,林則徐選出來的。「煩使之而觀其能」,他的耐性,很多繁雜的事情,他能不能平心靜氣去處理。
  我們剛剛談的是聽言,從聽他的話來了解這個人。再來,觀事。「觀事必挍其實」,觀察整個事情,必然要充分了解它的實際情況,你不能人家一說這個事情是怎麼樣,你就相信了。當然,客觀的分析事情,我們在處理才不會偏差掉。首先不是藉由事情觀察別人,也要觀察自己,自己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能不能平心靜氣,能不能客觀去看事情。我們都說,一個人做人做事的能力非常重要。這句話我們常講給別人聽,我們自己做事的能力如何?在修身的過程當中,我們常說歷事鍊心,透過每天發生的事情提升自己的修養、提升自己的心性。而《群書治要》是不是在提升我們做事的能力跟態度,是不是?是。我們看君道當中有納諫,「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這個就是做事很重要的態度。你聽了這個人談這個情況你就相信,沒有充分了解,可能就偏頗掉。所以孔子有講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這個人所有的人都討厭他,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你不能馬上判斷,你要去了解一下,察就是去客觀了解。眾好之,所有的人都說他好,他就是好人嗎?不見得,所以還要再察。
  《論語》另外子貢又問:「鄉人皆好之,何如?」這一鄉的人都說他是好人,怎麼樣?孔子說:「未可也」,還說不定。「鄉人皆惡之,何如?」這一鄉的人都討厭他,這個人可不可以判定是不好的人?孔子也說:「未可也。」最好是什麼?鄉人裡面的好人都喜歡他,壞人都討厭他,這樣的人才是好的。所有的人都喜歡他,那叫鄉愿,他不得罪人,該講的話,在大是大非面前,該挺身而出的時候,他都躲在後面。這個時候整個團體、一個地區是非善惡就亂套了,然後做錯的人愈來愈囂張,沒有人敢講我,沒有人主持公義。所以孔子「寧取狂狷」,狂者很進取,很有道義,該做的事他不會推諉;「狷者有所不為」,他有為有守。大家有沒有經驗,你在團體當中要據理力爭,而且要多次去跟相關的人把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下午好。我們這個單元談「知人」,而人生總在重要的抉擇會決定他人生的命運。比方擇師,我們以聖賢為師,還是以世間這些思想觀念為師,那整個人生就天壤之別。我們清朝林則徐先生,他這個觀人術也很強,而且他透過這個觀人術,給了他女兒一生的幸福。重不重要?所以,這個知人可以選好的女婿。剛好有一次的除夕夜,除夕夜大家都急著想回去過年。大家想一想,今天假如是除夕夜,你的上司叫你辦公,你能很專注的在那裡加班嗎?你可以想像那個心情。結果那一天剛好林則徐先生有奏摺要填寫,那都是毛筆正楷、楷書工工整整這樣寫,結果量又很大,寫寫寫,已經寫到半夜了,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沈葆禎在幫林公寫這個奏摺。那已經是深夜,終於寫完了,然後就遞給林則徐林公。林公說:寫得這麼潦草,回去重抄。你看,年輕人不急不徐,也沒有任何情緒,又回去抄,抄抄抄,抄好,天亮了。結果林公看他抄得不錯,來,跟我出去拜年,天亮了。大年初一,結果出去,林公他這麼有德行之人,親朋好友也很多,都來了。他馬上說:今天大喜,見見我女婿。你看就從這個工作當中,就知道這個人有定力、有耐性。沈葆禎也是清朝的一個大將,你們可能不認識,我們一定認識,因為他是台灣的省長。我們讀歷史的時候都很清楚,也是一個名臣,林則徐選出來的。「煩使之而觀其能」,他的耐性,很多繁雜的事情,他能不能平心靜氣去處理。
  我們剛剛談的是聽言,從聽他的話來了解這個人。再來,觀事。「觀事必挍其實」,觀察整個事情,必然要充分了解它的實際情況,你不能人家一說這個事情是怎麼樣,你就相信了。當然,客觀的分析事情,我們在處理才不會偏差掉。首先不是藉由事情觀察別人,也要觀察自己,自己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能不能平心靜氣,能不能客觀去看事情。我們都說,一個人做人做事的能力非常重要。這句話我們常講給別人聽,我們自己做事的能力如何?在修身的過程當中,我們常說歷事鍊心,透過每天發生的事情提升自己的修養、提升自己的心性。而《群書治要》是不是在提升我們做事的能力跟態度,是不是?是。我們看君道當中有納諫,「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這個就是做事很重要的態度。你聽了這個人談這個情況你就相信,沒有充分了解,可能就偏頗掉。所以孔子有講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這個人所有的人都討厭他,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你不能馬上判斷,你要去了解一下,察就是去客觀了解。眾好之,所有的人都說他好,他就是好人嗎?不見得,所以還要再察。
  《論語》另外子貢又問:「鄉人皆好之,何如?」這一鄉的人都說他是好人,怎麼樣?孔子說:「未可也」,還說不定。「鄉人皆惡之,何如?」這一鄉的人都討厭他,這個人可不可以判定是不好的人?孔子也說:「未可也。」最好是什麼?鄉人裡面的好人都喜歡他,壞人都討厭他,這樣的人才是好的。所有的人都喜歡他,那叫鄉愿,他不得罪人,該講的話,在大是大非面前,該挺身而出的時候,他都躲在後面。這個時候整個團體、一個地區是非善惡就亂套了,然後做錯的人愈來愈囂張,沒有人敢講我,沒有人主持公義。所以孔子「寧取狂狷」,狂者很進取,很有道義,該做的事他不會推諉;「狷者有所不為」,他有為有守。大家有沒有經驗,你在團體當中要據理力爭,而且要多次去跟相關的人把

1 hr 32 min

Top Podcasts In Edu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