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in

二十四節氣-立‪春‬ 林緩緩

    • Fiction

西元2022年2月4日。
農曆:正月初四。
節氣:立春。
今日上菜:佛跳牆。
 
立春,乍暖還寒時。
 
陽和起蛰,品物皆春,立春一日,水熱三分。此時的陽光已經緩緩溫暖不再冷清,但並不意味著真正的春天來到。
 
立春後人體內的陽氣開始生發,新陳代謝漸強,養生上以護肝,一食辛甘發散之品,不宜食酸收之味。
 

 
皓月當空,水銀瀉地。在府城曲折漆黑的巷弄中一群身著黑衣的混混,個個凶神惡煞手裡拿著傢伙一路奔跑,追趕著離他們只有幾步之遙的男子。
 
被追趕的男子按著頂上的黑色漁夫帽,滿頭大汗地跑上名為臨安的大橋,上橋後他喘著粗氣回頭看向追趕他的待宰羔羊,心中嘟噥又竊喜:不就只是炸了幾輛車嘛,至於這麼生氣?還好我跑得快,剩下這兩三個應該還行。
 
林人鳳看著剛從巷弄中順手拿起的鐵管不禁神傷三分,自己的刀好像放在家裡,對於他而言手中沒刀,只有一招─跑!
 
看著眼前上氣不接下氣的幾隻羔羊,書生手中一緊鐵管立生裂紋,那斷裂面就像似他熟悉的刀鋒,只是……沒那麼利。
 
明月之下,殺意騰現,血雨漫漫,新春將至。
 
林人鳳展開雙臂沐浴在血雨當中,大喊道:「辛丑星移,壬寅走起!」
 
「三更半夜是在吵三小啦!」河堤旁的住戶裡突然傳來一聲怒吼,林人鳳連忙指住嘴。
 
「靠邀。」
 
當他哼著曲子輕步下橋時,一陣如猛獸嘶吼般的引擎聲朝他駛來,一輛典雅的白色跑車在他面前甩出一個完美的弧線後停下,副駕門把正好在他眼前。林人鳳低頭看了看那輪框上陌生又叫不出名字的三叉標誌,肯定地點了點頭:嗯,這不是我的車。
 
漆黑的車窗緩緩下降,現出一張舉世無雙的臉龐,車外昏暗的光線正襯著他的神秘與魅力。
 
「喲!斐理事長?您怎麼會來?」
 
「輪到我上菜了。」
 
「什麼菜色?」
 
「新春年菜─佛跳牆。」
 

 
寒冬邁步,春意漸濃,辛丑星移,壬寅走起。
 
草地上萌出的嫩芽向著曖曖初陽恣意地撒著嬌,寒氣走遠,窺見春風。此時的南國府城逐漸步出瑟瑟發抖的冬天,但真正的春天還得等上幾日。
 
南成大學裡沒了往日的騰騰青春,學子們早已投入了寒假的懷抱,期待著春節的喧鬧,只剩下還在研究室裡忙活著的教授們。
 
他們無人注意到,今日,一位舉世無雙的天才,正緩步在他們的蔥蔥綠地當中。
 
偌大的校園中一名穿著白色帽T和牛仔褲,腳下踩著平價球鞋的男子,這身裝扮與平日裡的他大相逕庭,但不是為了掩人耳目更不是想低調行事。
 
斐東湘認為:我來這裡,也無須盛裝。
 
那張精緻無瑕的臉龐把四周即將到來象徵生機的春天,提前襯得更加完美又顯高貴。那宛如天使的魔鬼逆著背後的陽光看向標誌南成驕傲的醫學院大樓,深邃的眼眸中映出那宏偉的建築,男子的嘴角微微揚起,輕輕一笑。
 
很快地,它將會化為齏粉,隨風飄散,就像從未存在過一樣。
 

 
龍裔城,佛斯大學,行政大樓,第一會議室。
 
氣派的會議室中坐滿了政府高官與商界大佬,但在佛斯高管的眼中他們也只是一條條奉令辦事的狗,就如同他們一樣,而且都聽著同一個主人。
 
一雙雙焦急不耐的眼神說明著:他們正在等著那位坐上主席位的男人。
 
落坐在主席位旁的一名婦人神情鎮定,比其他人從容不少,眼神中的堅毅不難看出有著不輸男人的氣魄,經過多年來的明槍暗箭與政治鬥爭,如今的她是國家元首,當今第一位女總統。
 
總統神色

西元2022年2月4日。
農曆:正月初四。
節氣:立春。
今日上菜:佛跳牆。
 
立春,乍暖還寒時。
 
陽和起蛰,品物皆春,立春一日,水熱三分。此時的陽光已經緩緩溫暖不再冷清,但並不意味著真正的春天來到。
 
立春後人體內的陽氣開始生發,新陳代謝漸強,養生上以護肝,一食辛甘發散之品,不宜食酸收之味。
 

 
皓月當空,水銀瀉地。在府城曲折漆黑的巷弄中一群身著黑衣的混混,個個凶神惡煞手裡拿著傢伙一路奔跑,追趕著離他們只有幾步之遙的男子。
 
被追趕的男子按著頂上的黑色漁夫帽,滿頭大汗地跑上名為臨安的大橋,上橋後他喘著粗氣回頭看向追趕他的待宰羔羊,心中嘟噥又竊喜:不就只是炸了幾輛車嘛,至於這麼生氣?還好我跑得快,剩下這兩三個應該還行。
 
林人鳳看著剛從巷弄中順手拿起的鐵管不禁神傷三分,自己的刀好像放在家裡,對於他而言手中沒刀,只有一招─跑!
 
看著眼前上氣不接下氣的幾隻羔羊,書生手中一緊鐵管立生裂紋,那斷裂面就像似他熟悉的刀鋒,只是……沒那麼利。
 
明月之下,殺意騰現,血雨漫漫,新春將至。
 
林人鳳展開雙臂沐浴在血雨當中,大喊道:「辛丑星移,壬寅走起!」
 
「三更半夜是在吵三小啦!」河堤旁的住戶裡突然傳來一聲怒吼,林人鳳連忙指住嘴。
 
「靠邀。」
 
當他哼著曲子輕步下橋時,一陣如猛獸嘶吼般的引擎聲朝他駛來,一輛典雅的白色跑車在他面前甩出一個完美的弧線後停下,副駕門把正好在他眼前。林人鳳低頭看了看那輪框上陌生又叫不出名字的三叉標誌,肯定地點了點頭:嗯,這不是我的車。
 
漆黑的車窗緩緩下降,現出一張舉世無雙的臉龐,車外昏暗的光線正襯著他的神秘與魅力。
 
「喲!斐理事長?您怎麼會來?」
 
「輪到我上菜了。」
 
「什麼菜色?」
 
「新春年菜─佛跳牆。」
 

 
寒冬邁步,春意漸濃,辛丑星移,壬寅走起。
 
草地上萌出的嫩芽向著曖曖初陽恣意地撒著嬌,寒氣走遠,窺見春風。此時的南國府城逐漸步出瑟瑟發抖的冬天,但真正的春天還得等上幾日。
 
南成大學裡沒了往日的騰騰青春,學子們早已投入了寒假的懷抱,期待著春節的喧鬧,只剩下還在研究室裡忙活著的教授們。
 
他們無人注意到,今日,一位舉世無雙的天才,正緩步在他們的蔥蔥綠地當中。
 
偌大的校園中一名穿著白色帽T和牛仔褲,腳下踩著平價球鞋的男子,這身裝扮與平日裡的他大相逕庭,但不是為了掩人耳目更不是想低調行事。
 
斐東湘認為:我來這裡,也無須盛裝。
 
那張精緻無瑕的臉龐把四周即將到來象徵生機的春天,提前襯得更加完美又顯高貴。那宛如天使的魔鬼逆著背後的陽光看向標誌南成驕傲的醫學院大樓,深邃的眼眸中映出那宏偉的建築,男子的嘴角微微揚起,輕輕一笑。
 
很快地,它將會化為齏粉,隨風飄散,就像從未存在過一樣。
 

 
龍裔城,佛斯大學,行政大樓,第一會議室。
 
氣派的會議室中坐滿了政府高官與商界大佬,但在佛斯高管的眼中他們也只是一條條奉令辦事的狗,就如同他們一樣,而且都聽著同一個主人。
 
一雙雙焦急不耐的眼神說明著:他們正在等著那位坐上主席位的男人。
 
落坐在主席位旁的一名婦人神情鎮定,比其他人從容不少,眼神中的堅毅不難看出有著不輸男人的氣魄,經過多年來的明槍暗箭與政治鬥爭,如今的她是國家元首,當今第一位女總統。
 
總統神色

16 min

Top Podcasts In Fiction

Wondery | AT WILL MEDIA
The McElroys
Manifest Media / Realm
Sonoro | RDLN
iHeartPodcasts and Grim & Mild
Slumber Stud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