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min

看見關係裡的普通人 靈性世界 SoulEvolve 內在英雄之旅播客

    • Spirituality

「當伴侶發現他們處在一段痛苦的關係裡,卻無法分開時,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投射了一個父母的角色在另一半身上,當我們覺得沒有另一半活不下去時,會覺得自己像一個面對父母時,無助匱乏的小孩,在這情況下,我們看不見伴侶以一個普通人類角色給出的愛,這情況下,伴侶幾乎被視為一個惡魔或神,對我們擁有絕對的力量,這在平等的關係之中,是蠻不合適的,在普通的關係裡,若沒有這種投射,可能會覺得沒有另一半要生活下去有困難,但是,並非不可能,而事實上–當分離真正發生時–很常我們會對能夠獨自一人是如此簡單感到驚奇。



在家排當中,有時提醒一個人關於成人關係之間普通的本質是很有幫助的,讓他們對另一半說:”沒有你,我可以活,沒有我,你也可以活。”,這能夠幫助他們走出童年的投射。」



~~~Svagito Liebermeister



當我們與另一半關係愈緊密,我們愈容易流露出內在小孩的原始狀態而不自知,會下意識地把另一半放在父母(尤其是母親)的位置上,苛求對方能夠滿足我們內在小孩的所有需求。



但是,伴侶之間是平等的關係,另一半沒有辦法滿足我們從父母那裡得不到的愛與陪伴,當我們把那樣的需求投射與強加在對方身上,期望對方應該要成為我們樣版裡理想的另一半時,對方揹負的壓力會非常沉重,沉重到想要逃走,逃離很常是下意識的,可能對方自己都不清楚正在這麼做。



接著,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雙方的關係像是你追我跑,再延伸出來,就是無盡的挫折感:「我不論怎麼要求,怎麼溝通都沒有用。」就在那無限循環之中,愈來愈失去對另一半的愛、信心,以及對婚姻的希望。



我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時,很不能接受,明明就是他不聽,怎麼又說是我的問題了呢?



隨著時間,再慢慢地思考與感受,我的兩段最深刻的關係裡,對方都分別在扮演我的爸爸與媽媽。



我的前男友,在一起六年,雖然當時才不到20歲,但我心裡很清楚,大我五歲的他,是來滿足我父愛方面的缺乏,他是我心中理想的爸爸,旁人看他,都覺得我是燒了什麼香有一個如此百依百順的男朋友? 但是,在那段關係裡面,我像個餓鬼一樣,從來都沒有感到滿足過,不論他做得再多,我都覺得「你還可以再做得更好」。



最後關係要結束之前的一段時間,只要看到他,我就滿肚子氣,現在回想,我當時總是在做去激怒他的動作,說傷人的話,但我會反過來把錯怪到他身上,他愈安撫我,愈對我溫柔,我就愈爆炸,現在,我懂得為什麼,他當時是我的神,我父親的替代,給我所有我想要的東西,但是,我拿愈多,就愈感到不平衡,因為,伴侶之間是平等的,有拿、有給,關係才能平衡,而我一直當拿取者,他只拿很少,他覺得他因為愛我,所以要給我,我在我原生家庭裡沒得到的。



然而,這卻不是他該扮演的角色,在關係裡,想要擔任對方的爸爸或媽媽,只會讓感情淡去。



我在想,很多連續劇裡演的劇情,夫妻一起創業,發家了,妻子仍是管理內外的賢妻良母,但丈夫卻在外發展了婚外情,如果,我們再仔細地觀察,或許,這樣的妻子是在下意識裡,擔任了丈夫媽媽的角色,卻不自知,在長期給予與拿取間能量不對等的關係裡,自然失去了平衡,有一個人會離去,要去尋找能量可以對等的情人。



第二段深刻的關係,就是我現在的婚姻,我之前常常有種我嫁給我媽媽的感覺,

「當伴侶發現他們處在一段痛苦的關係裡,卻無法分開時,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投射了一個父母的角色在另一半身上,當我們覺得沒有另一半活不下去時,會覺得自己像一個面對父母時,無助匱乏的小孩,在這情況下,我們看不見伴侶以一個普通人類角色給出的愛,這情況下,伴侶幾乎被視為一個惡魔或神,對我們擁有絕對的力量,這在平等的關係之中,是蠻不合適的,在普通的關係裡,若沒有這種投射,可能會覺得沒有另一半要生活下去有困難,但是,並非不可能,而事實上–當分離真正發生時–很常我們會對能夠獨自一人是如此簡單感到驚奇。



在家排當中,有時提醒一個人關於成人關係之間普通的本質是很有幫助的,讓他們對另一半說:”沒有你,我可以活,沒有我,你也可以活。”,這能夠幫助他們走出童年的投射。」



~~~Svagito Liebermeister



當我們與另一半關係愈緊密,我們愈容易流露出內在小孩的原始狀態而不自知,會下意識地把另一半放在父母(尤其是母親)的位置上,苛求對方能夠滿足我們內在小孩的所有需求。



但是,伴侶之間是平等的關係,另一半沒有辦法滿足我們從父母那裡得不到的愛與陪伴,當我們把那樣的需求投射與強加在對方身上,期望對方應該要成為我們樣版裡理想的另一半時,對方揹負的壓力會非常沉重,沉重到想要逃走,逃離很常是下意識的,可能對方自己都不清楚正在這麼做。



接著,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雙方的關係像是你追我跑,再延伸出來,就是無盡的挫折感:「我不論怎麼要求,怎麼溝通都沒有用。」就在那無限循環之中,愈來愈失去對另一半的愛、信心,以及對婚姻的希望。



我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時,很不能接受,明明就是他不聽,怎麼又說是我的問題了呢?



隨著時間,再慢慢地思考與感受,我的兩段最深刻的關係裡,對方都分別在扮演我的爸爸與媽媽。



我的前男友,在一起六年,雖然當時才不到20歲,但我心裡很清楚,大我五歲的他,是來滿足我父愛方面的缺乏,他是我心中理想的爸爸,旁人看他,都覺得我是燒了什麼香有一個如此百依百順的男朋友? 但是,在那段關係裡面,我像個餓鬼一樣,從來都沒有感到滿足過,不論他做得再多,我都覺得「你還可以再做得更好」。



最後關係要結束之前的一段時間,只要看到他,我就滿肚子氣,現在回想,我當時總是在做去激怒他的動作,說傷人的話,但我會反過來把錯怪到他身上,他愈安撫我,愈對我溫柔,我就愈爆炸,現在,我懂得為什麼,他當時是我的神,我父親的替代,給我所有我想要的東西,但是,我拿愈多,就愈感到不平衡,因為,伴侶之間是平等的,有拿、有給,關係才能平衡,而我一直當拿取者,他只拿很少,他覺得他因為愛我,所以要給我,我在我原生家庭裡沒得到的。



然而,這卻不是他該扮演的角色,在關係裡,想要擔任對方的爸爸或媽媽,只會讓感情淡去。



我在想,很多連續劇裡演的劇情,夫妻一起創業,發家了,妻子仍是管理內外的賢妻良母,但丈夫卻在外發展了婚外情,如果,我們再仔細地觀察,或許,這樣的妻子是在下意識裡,擔任了丈夫媽媽的角色,卻不自知,在長期給予與拿取間能量不對等的關係裡,自然失去了平衡,有一個人會離去,要去尋找能量可以對等的情人。



第二段深刻的關係,就是我現在的婚姻,我之前常常有種我嫁給我媽媽的感覺,

39 min

Top Podcasts In Spiritu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