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小時 14 分鐘

EP.100 街賣家園_上| 乘著巨輪的溫柔鐵漢 feat.宗‪哥‬ 茶魚飯厚-百感人聲

    • 非營利

『每集均由「悅夢床墊」賠錢贊助播出』 |有機器貓與猴、無壓力的試躺空間 |健康安全、透明溯源的獨立筒床墊 |我們是「悅夢床墊」 |~歡迎預約試躺~ |https://www.dreambed.tw/shops |心潔產壽險諮詢: |whiteheartclean@gmail.com 《節目小本本》 萬惡集團的首腦 窮困加創業失敗 障礙選擇很有限 陽春麵也吃不起 終找到流浪的家 錢莊都願意相挺 死過一次的人生 大火燒掉了希望 ※支持新巨輪:reurl.cc/Kr8xnm ※本集因錄音室並沒有無障礙設計,所以出發到新巨輪據點錄音,所以有迴音感。 __________________ 新巨輪是我們之前在人生百味的阿德那裏聽到的故事。 後來在萬華疫情期間和立青聊天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立青和創辦新巨輪的宗哥、小茹姊也認識,也聽到了他們奮力一起對抗公權力的故事。 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弱勢互助、社會企業到共生家園,早在曾被誤會成萬惡人蛇集團的新巨輪都實現了呀,根本是最先行的NGO組織之一。 真的非常驚訝,當時我就在心裡立下了一定要錄到新巨輪的聲音這個目標。 我慢慢做了一些認識和研究,然後在疫情稍微緩和後,還債雖然還沒完,但立馬先行邀約了新巨輪錄音,並且我知道宗哥他們行動不方便,所以我們過去錄音。 也非常感謝宗哥他們願意接受我們的邀請,我和茶魚小記者Krystal也依然先到現場去理解整個組織的運作脈絡,並撰寫獨立報導(預計下一集發布)。 那一天的錄音我們一起認識這個共生家園,在新巨輪的大客廳聊天,宗哥還帶著茶魚的大家一起在新巨輪大餐廳吃飯,我們真的是從下午待到晚上,收穫滿滿。 這次的錄音做了不同的嘗試,我們拆成了上下集兩個脈絡,整體的內容從三個角度切入:創辦人、社工、採訪者。 我參與了社工和採訪的角度,心潔和阿厚參予了創辦人和社工的角度,所以宗哥這一集我也是第一次聽。 不過宗哥剛開頭的工作故事其實就讓我很想掉眼淚… 宗哥是個很有韌性的人,想盡辦法也要做出不輸人的認真成果,不只給老闆和同事看,也是為了自己的尊嚴。 但最後發現在洗車時仍克服不了而跌倒,哪怕是老闆不那麼在意,卻堅持要離職,這樣的心情讓我聽了真的很糾結,讓我想到自己的堂姊。 那已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而是那份不甘心,甚至那份屈辱感,真的會讓自己非常生氣和難過。 我有一個堂姊就是行動障礙,但她仍堅持駐拐杖,而非坐輪椅,我始終看的到台灣對於無障礙環境是真的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而且台灣的交通車輛常沒有在對行人或弱勢禮讓的。(這點讓我真的非常非常生氣) 自小時我堂姊(阿莓)就一直很疼我,過年紅包總包不少、每次來也都會帶我出去溜達,而且人又親切。(長大後才知道堂姊其實手頭不寬裕) 回憶裡,小時候有一次阿莓姊又來家裡,我吵著想要出去租卡通片看,但外面晚上陰雨,爸媽不准。 阿莓姊一知道就要帶我去,縱使我爸媽請阿莓姐不要理我。最後阿莓姊還是笑著說沒關係…就帶我去了。 我看著阿莓姊柱著雙拐,一層一層的自己使力從公寓三樓慢慢跟我下到一樓,終於等到下樓後,阿莓姐就和我一起要去租片了,外頭已然沒有雨,但地面上還是溼答答的… 我走在前,沒多久聽到一聲,往後一看,阿莓姐跌倒了……我想是因為地面太溼滑吧! 我慌了…「姐,還是不要去了,我沒有這麼想看。」 阿莓姐爬起來,全身髒卻帶著一個大大的微笑:「不行,沒關係啦!沒多遠,我帶你去租卡通,乖。」 小時候不懂,卡通的欲

『每集均由「悅夢床墊」賠錢贊助播出』 |有機器貓與猴、無壓力的試躺空間 |健康安全、透明溯源的獨立筒床墊 |我們是「悅夢床墊」 |~歡迎預約試躺~ |https://www.dreambed.tw/shops |心潔產壽險諮詢: |whiteheartclean@gmail.com 《節目小本本》 萬惡集團的首腦 窮困加創業失敗 障礙選擇很有限 陽春麵也吃不起 終找到流浪的家 錢莊都願意相挺 死過一次的人生 大火燒掉了希望 ※支持新巨輪:reurl.cc/Kr8xnm ※本集因錄音室並沒有無障礙設計,所以出發到新巨輪據點錄音,所以有迴音感。 __________________ 新巨輪是我們之前在人生百味的阿德那裏聽到的故事。 後來在萬華疫情期間和立青聊天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立青和創辦新巨輪的宗哥、小茹姊也認識,也聽到了他們奮力一起對抗公權力的故事。 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弱勢互助、社會企業到共生家園,早在曾被誤會成萬惡人蛇集團的新巨輪都實現了呀,根本是最先行的NGO組織之一。 真的非常驚訝,當時我就在心裡立下了一定要錄到新巨輪的聲音這個目標。 我慢慢做了一些認識和研究,然後在疫情稍微緩和後,還債雖然還沒完,但立馬先行邀約了新巨輪錄音,並且我知道宗哥他們行動不方便,所以我們過去錄音。 也非常感謝宗哥他們願意接受我們的邀請,我和茶魚小記者Krystal也依然先到現場去理解整個組織的運作脈絡,並撰寫獨立報導(預計下一集發布)。 那一天的錄音我們一起認識這個共生家園,在新巨輪的大客廳聊天,宗哥還帶著茶魚的大家一起在新巨輪大餐廳吃飯,我們真的是從下午待到晚上,收穫滿滿。 這次的錄音做了不同的嘗試,我們拆成了上下集兩個脈絡,整體的內容從三個角度切入:創辦人、社工、採訪者。 我參與了社工和採訪的角度,心潔和阿厚參予了創辦人和社工的角度,所以宗哥這一集我也是第一次聽。 不過宗哥剛開頭的工作故事其實就讓我很想掉眼淚… 宗哥是個很有韌性的人,想盡辦法也要做出不輸人的認真成果,不只給老闆和同事看,也是為了自己的尊嚴。 但最後發現在洗車時仍克服不了而跌倒,哪怕是老闆不那麼在意,卻堅持要離職,這樣的心情讓我聽了真的很糾結,讓我想到自己的堂姊。 那已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而是那份不甘心,甚至那份屈辱感,真的會讓自己非常生氣和難過。 我有一個堂姊就是行動障礙,但她仍堅持駐拐杖,而非坐輪椅,我始終看的到台灣對於無障礙環境是真的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而且台灣的交通車輛常沒有在對行人或弱勢禮讓的。(這點讓我真的非常非常生氣) 自小時我堂姊(阿莓)就一直很疼我,過年紅包總包不少、每次來也都會帶我出去溜達,而且人又親切。(長大後才知道堂姊其實手頭不寬裕) 回憶裡,小時候有一次阿莓姊又來家裡,我吵著想要出去租卡通片看,但外面晚上陰雨,爸媽不准。 阿莓姊一知道就要帶我去,縱使我爸媽請阿莓姐不要理我。最後阿莓姊還是笑著說沒關係…就帶我去了。 我看著阿莓姊柱著雙拐,一層一層的自己使力從公寓三樓慢慢跟我下到一樓,終於等到下樓後,阿莓姐就和我一起要去租片了,外頭已然沒有雨,但地面上還是溼答答的… 我走在前,沒多久聽到一聲,往後一看,阿莓姐跌倒了……我想是因為地面太溼滑吧! 我慌了…「姐,還是不要去了,我沒有這麼想看。」 阿莓姐爬起來,全身髒卻帶著一個大大的微笑:「不行,沒關係啦!沒多遠,我帶你去租卡通,乖。」 小時候不懂,卡通的欲

2 小時 14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