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小時 20 分鐘

EP.68 香菇萌| 小心本集跟心潔一樣大過敏 Feat.芷嫻(台灣無辜盟‪)‬ 茶魚飯厚 Radio

    • 休閒

《節目小本本》
本集無法有小本…
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錄音是一個叫做無辜盟的NGO,是茶魚開啟NGO任務以來,最窮卻最逼衛生紙的一場錄音。

茶魚錄的NGO都不是檯面上那些顯眼的、知名的,但都是比窮的,比燃燒率短的。

開啟無辜盟是因為之前錄過死刑、監獄、更生的錄音,所以打算繼續開啟受刑的紀錄,首先想打開所謂冤獄的議題。

冤獄是一個非常尷尬的角色,也很少人願意關心。因為在證明是冤獄之前,都算是“有罪”的階段,社會很少給予有罪懷疑的空間,除了神與信仰願意。

法律之前往往最有能耐保護自己的是有權勢資源的人,而非弱勢,所以很多屬於間接證據的判決,最後就裁量於法官的心證,法是有其侷限的。

很弔詭的是,大眾看到爭議的案件如果法官判無罪,甚至如果被告是有權勢的,總可能會有聲音說,法律就是這樣不公平。

但如果是判決有罪,則幾乎不分權貴與否,大多就會相信一定有罪,似乎只要有罪的錘子一落下,法律就變成全然公平和可以相信的。

(( 這兩者其實是非常矛盾的 ))

不是說法官或那方不對,而是判決的是人不是神,既然是人,就有錯判的可能,法官們只能當下相信自己,卻不一定為真實境況。

更何況司法始終慢慢進步就代表過去的司法陋習確實存在並影響部份人權益,所以個人始終不認為有罪全是必然和活該。

也有人說,如果無罪,反正經過幾次審判就會無罪了。

實際上要爭個清白,需要有資源餘裕,也要有人協助,法院不會主動去找定讞判決的不合理之處,更不會主動讓冤獄的人變清白,那涉及刑事補償和顏面的問題,所以其實翻冤難上加難。

無辜盟是一個非常特別的NGO,他們在網站上、金流上、透明度、實行力在我來看都是高標準的,但卻只有2個人,還持續負債…

而且仔細端閱這個NGO,發現可能文字不擅於表達,但內容痕跡看得出來是滿滿的對人的關懷與愛。

我大概無法判斷一個NGO有沒有陋習或有無內部嚴重的”組織運動傷害“,但通常先從組織窮不窮,小不小,卻有沒有一些莫名堅持的痕跡去找。

無辜者就是其中一個目標聲音,因為無辜盟不是著力在司法救援,而把力量全花在無辜者和無辜者家庭環節的每一個“人”裡,舉凡是案家資源、情緒關懷、陪孩子、寫信、探訪..包山包海。

因為經過了這些年的經驗,無辜盟知道,冤獄造成的傷害往往不只受刑人的心,還撕裂了整個家庭,而每一天、每一刻無時的煎熬,像是一人入監、全家服刑。

遇到重大衝擊的受刑人和家庭,家庭失去經濟支柱、孩子突然失去父母、社會的歧視不公不只對受刑人,也完整贈與了背後的家庭甚至孩子,被霸凌也成家常便飯。

這一連串的悲劇如果沒有組織能夠接起來,那麼就算司法最後還了清白,也已經來不及給予那些傷害修復的可能與機會,更釀成了社會的悲劇。

無辜盟走的很苦,因為社會上總將已被定罪的受刑人和家庭架上了有罪的十字架,因此案家除了物質上的匱乏,甚至在精神上也常瀕臨崩潰,多數民眾更因這框架不會願意試著理解無辜盟。

我問芷嫻,這些年來的冷嘲熱諷和每月負債之下,怎麼還能繼續下去?

芷嫻:「當和案家已經建立了連結,也明白了這件事只有自己能全心全力專責做,看見自己能為他們帶來點情緒的光,就只想也只能堅持下去了!我想,自己也很深的陷入了。」

錄音閒暇之餘,繼續聊還知道了更多芷嫻的故事,比公開的錄音裡更多情緒,甚至芷嫻自己是苦過來的成長及工作中的替代

《節目小本本》
本集無法有小本…
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錄音是一個叫做無辜盟的NGO,是茶魚開啟NGO任務以來,最窮卻最逼衛生紙的一場錄音。

茶魚錄的NGO都不是檯面上那些顯眼的、知名的,但都是比窮的,比燃燒率短的。

開啟無辜盟是因為之前錄過死刑、監獄、更生的錄音,所以打算繼續開啟受刑的紀錄,首先想打開所謂冤獄的議題。

冤獄是一個非常尷尬的角色,也很少人願意關心。因為在證明是冤獄之前,都算是“有罪”的階段,社會很少給予有罪懷疑的空間,除了神與信仰願意。

法律之前往往最有能耐保護自己的是有權勢資源的人,而非弱勢,所以很多屬於間接證據的判決,最後就裁量於法官的心證,法是有其侷限的。

很弔詭的是,大眾看到爭議的案件如果法官判無罪,甚至如果被告是有權勢的,總可能會有聲音說,法律就是這樣不公平。

但如果是判決有罪,則幾乎不分權貴與否,大多就會相信一定有罪,似乎只要有罪的錘子一落下,法律就變成全然公平和可以相信的。

(( 這兩者其實是非常矛盾的 ))

不是說法官或那方不對,而是判決的是人不是神,既然是人,就有錯判的可能,法官們只能當下相信自己,卻不一定為真實境況。

更何況司法始終慢慢進步就代表過去的司法陋習確實存在並影響部份人權益,所以個人始終不認為有罪全是必然和活該。

也有人說,如果無罪,反正經過幾次審判就會無罪了。

實際上要爭個清白,需要有資源餘裕,也要有人協助,法院不會主動去找定讞判決的不合理之處,更不會主動讓冤獄的人變清白,那涉及刑事補償和顏面的問題,所以其實翻冤難上加難。

無辜盟是一個非常特別的NGO,他們在網站上、金流上、透明度、實行力在我來看都是高標準的,但卻只有2個人,還持續負債…

而且仔細端閱這個NGO,發現可能文字不擅於表達,但內容痕跡看得出來是滿滿的對人的關懷與愛。

我大概無法判斷一個NGO有沒有陋習或有無內部嚴重的”組織運動傷害“,但通常先從組織窮不窮,小不小,卻有沒有一些莫名堅持的痕跡去找。

無辜者就是其中一個目標聲音,因為無辜盟不是著力在司法救援,而把力量全花在無辜者和無辜者家庭環節的每一個“人”裡,舉凡是案家資源、情緒關懷、陪孩子、寫信、探訪..包山包海。

因為經過了這些年的經驗,無辜盟知道,冤獄造成的傷害往往不只受刑人的心,還撕裂了整個家庭,而每一天、每一刻無時的煎熬,像是一人入監、全家服刑。

遇到重大衝擊的受刑人和家庭,家庭失去經濟支柱、孩子突然失去父母、社會的歧視不公不只對受刑人,也完整贈與了背後的家庭甚至孩子,被霸凌也成家常便飯。

這一連串的悲劇如果沒有組織能夠接起來,那麼就算司法最後還了清白,也已經來不及給予那些傷害修復的可能與機會,更釀成了社會的悲劇。

無辜盟走的很苦,因為社會上總將已被定罪的受刑人和家庭架上了有罪的十字架,因此案家除了物質上的匱乏,甚至在精神上也常瀕臨崩潰,多數民眾更因這框架不會願意試著理解無辜盟。

我問芷嫻,這些年來的冷嘲熱諷和每月負債之下,怎麼還能繼續下去?

芷嫻:「當和案家已經建立了連結,也明白了這件事只有自己能全心全力專責做,看見自己能為他們帶來點情緒的光,就只想也只能堅持下去了!我想,自己也很深的陷入了。」

錄音閒暇之餘,繼續聊還知道了更多芷嫻的故事,比公開的錄音裡更多情緒,甚至芷嫻自己是苦過來的成長及工作中的替代

2 小時 20 分鐘

熱門休閒 Pod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