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分鐘

EP.75 頻道起源| 十五年的旅程,終於聯繫的好友 Feat.阿華&奕‪萱‬ 茶魚飯厚︱人生有聲書

    • 非營利

文長慎入…如果說,茶魚飯厚這檔事在15年前就有雛形了,而且曾經開展過,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相信?

茶魚的雛形源於2007年一個公益攝影的計畫。當時的攝影有花錢拍Model的風氣,知道其實有些人只是想練習攝影苦無管道,當時想如果可以找出一個有利於社會的攝影模式,一定是很棒的事情。

所以計畫是這樣的,普遍NGO單位沒有什麼攝影預算的,要知道常常NGO那些照片是慘不忍睹 (感覺現在很多單位也是)。

而我媒合攝影者去拍攝NGO,攝影者既不用花錢就可以踏入學習報導攝影的範疇,也可以發表作品到網路上發揮影響力。

NGO可以不用花經費就取得這些照片使用,無論是傳播故事或是庇護工場使用,都有質感更好的影像照片放在傳播載體上。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一位台中靜宜大學叫做『芒果果』的好朋友,衝去屏東伯大尼之家做紀錄。

忘不了那些社工與孩子,也忘不了那時還在現場猶豫要不要拍社工幫重度障礙孩子洗澡,芒果果卻反射直覺的衝進去拍的這段往事。當時想好多關於隱私和冒犯的問題,我沒進去。

事後問芒果果,他說:「沒想這麼多也,我們都在這住了兩天,也已經取得同意,就算這些畫面不發佈,但卻是非常重要的日常,應該要記錄下來,所以就衝進去了」

那時的芒果果,就在我心裡埋下了種子。

這個計畫參與的攝影者不少,報名的單位也不少,有跑過了幾次,但最後仍沒能持續下去。
因為,我沒錢。

攝影論壇和公益攝影計畫也消失在網路的變遷洪流之中了,但跟自己說,有天,一定要回來完成。

幾年前也曾花了上百萬,也想弄個可以記錄許多故事的社群軟體。這個APP還躺在自己的手機裡,名字就叫「Mango」,還拍了影片。不過最後沒發布,為什麼?

因為自己只是很小的中小企業主,一個專注於眾人上傳承載相片故事的社群APP,沒有千百來萬是做不起來的,發布了反而完成不了營運的承諾~

沒想到當時想好好記錄這個世界的一些角落故事,用有效益的平台方式達到最好的散播能力這件事這麼難…

所以茶魚飯厚其實只是要完成過去心願,唯一的選擇而已。其他的方式都更貴,也沒那份能力完成 (或我沒想到)。這就是茶魚飯厚會投注旁人以為這麼大的資源運行也義無反顧的原因。

正因不想帶著遺憾進到人生終站,所以想圓這十幾年來的遺憾,一直都是自己想做到的人生大事。

也希望有一天,能夠透過茶魚飯厚這頻道找到芒果果,真的很想念失去聯絡的好朋友。

人生中不會有多少朋友,只因為一聲詢問,沒有錢、沒有奧援就明快的願意陪伴兄弟一起遠走屏東鄉間,只為記錄下第三方的故事。

年屆40的我,生活沒有多少堅持,但一生必定得再相見的朋友,總希望如果能再相見就好了。

15年後,頻道真的帶我找回了這好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
|陪聊:心潔/阿厚/秋刀
|策劃:秋刀
|插畫:阿厚
|剪輯:阿厚
|文案:秋刀
|片頭:米酒Major
|來賓:阿華&奕萱
|頻道贊助:🛌悅夢床墊
|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
|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
|心潔IG:instagram.com/whiteheartclean
|保險諮詢🙋心潔:whiteheartclean@gmail.com

文長慎入…如果說,茶魚飯厚這檔事在15年前就有雛形了,而且曾經開展過,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相信?

茶魚的雛形源於2007年一個公益攝影的計畫。當時的攝影有花錢拍Model的風氣,知道其實有些人只是想練習攝影苦無管道,當時想如果可以找出一個有利於社會的攝影模式,一定是很棒的事情。

所以計畫是這樣的,普遍NGO單位沒有什麼攝影預算的,要知道常常NGO那些照片是慘不忍睹 (感覺現在很多單位也是)。

而我媒合攝影者去拍攝NGO,攝影者既不用花錢就可以踏入學習報導攝影的範疇,也可以發表作品到網路上發揮影響力。

NGO可以不用花經費就取得這些照片使用,無論是傳播故事或是庇護工場使用,都有質感更好的影像照片放在傳播載體上。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一位台中靜宜大學叫做『芒果果』的好朋友,衝去屏東伯大尼之家做紀錄。

忘不了那些社工與孩子,也忘不了那時還在現場猶豫要不要拍社工幫重度障礙孩子洗澡,芒果果卻反射直覺的衝進去拍的這段往事。當時想好多關於隱私和冒犯的問題,我沒進去。

事後問芒果果,他說:「沒想這麼多也,我們都在這住了兩天,也已經取得同意,就算這些畫面不發佈,但卻是非常重要的日常,應該要記錄下來,所以就衝進去了」

那時的芒果果,就在我心裡埋下了種子。

這個計畫參與的攝影者不少,報名的單位也不少,有跑過了幾次,但最後仍沒能持續下去。
因為,我沒錢。

攝影論壇和公益攝影計畫也消失在網路的變遷洪流之中了,但跟自己說,有天,一定要回來完成。

幾年前也曾花了上百萬,也想弄個可以記錄許多故事的社群軟體。這個APP還躺在自己的手機裡,名字就叫「Mango」,還拍了影片。不過最後沒發布,為什麼?

因為自己只是很小的中小企業主,一個專注於眾人上傳承載相片故事的社群APP,沒有千百來萬是做不起來的,發布了反而完成不了營運的承諾~

沒想到當時想好好記錄這個世界的一些角落故事,用有效益的平台方式達到最好的散播能力這件事這麼難…

所以茶魚飯厚其實只是要完成過去心願,唯一的選擇而已。其他的方式都更貴,也沒那份能力完成 (或我沒想到)。這就是茶魚飯厚會投注旁人以為這麼大的資源運行也義無反顧的原因。

正因不想帶著遺憾進到人生終站,所以想圓這十幾年來的遺憾,一直都是自己想做到的人生大事。

也希望有一天,能夠透過茶魚飯厚這頻道找到芒果果,真的很想念失去聯絡的好朋友。

人生中不會有多少朋友,只因為一聲詢問,沒有錢、沒有奧援就明快的願意陪伴兄弟一起遠走屏東鄉間,只為記錄下第三方的故事。

年屆40的我,生活沒有多少堅持,但一生必定得再相見的朋友,總希望如果能再相見就好了。

15年後,頻道真的帶我找回了這好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
|陪聊:心潔/阿厚/秋刀
|策劃:秋刀
|插畫:阿厚
|剪輯:阿厚
|文案:秋刀
|片頭:米酒Major
|來賓:阿華&奕萱
|頻道贊助:🛌悅夢床墊
|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
|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
|心潔IG:instagram.com/whiteheartclean
|保險諮詢🙋心潔:whiteheartclean@gmail.com

38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