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episodes

用红楼梦解读一切,人情世故、诗词歌赋,悉数为你一一道出。

节目策划、撰稿:刘利
主播:刘利 刘宇萌
封面设计:蔡星

听友群、商务合作等咨询请加微信"hongloumandun" 或邮箱发至: liulifromshanghai@foxmail.com

红楼慢‪炖‬ 幸福里斜杠青年

    • Fiction

用红楼梦解读一切,人情世故、诗词歌赋,悉数为你一一道出。

节目策划、撰稿:刘利
主播:刘利 刘宇萌
封面设计:蔡星

听友群、商务合作等咨询请加微信"hongloumandun" 或邮箱发至: liulifromshanghai@foxmail.com

    娇杏:侥幸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娇杏:侥幸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今天要聊的丫鬟是娇杏,她可以算得上整本书里出场最早、退场也最早的丫鬟了。
    她的一生遇到了一连串的好运气:只因为多看了两眼家里的客人、“潜力股”贾雨村,就在后者心中种下了“红颜知己”的种子;在主人家没落之后,她竟然还偶遇发迹了的贾雨村,后者也非常念旧,将她娶为二房,接着又生儿子、被扶正。怪不得曹雪芹要送她谐音“侥幸”,想到主人自己遭遇的一连串厄运以及主人家女儿的“应怜”,娇杏真是得到了作者破天荒赋予的各种好运气呀!
    我们在分析娇杏的“侥幸”时几乎离不开她的丈夫贾雨村。其实,贾雨村是那个更侥幸的人。他也一连串遇到了甄士隐、林如海和贾政呢!
    侥幸得来而非自己谋求的东西似乎不那么稳定,人生很难下注在侥幸上。然而作者也要提醒我们:好运气和坏运气一样,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没有什么是恒常的。
    娇杏侥幸了几年,会不会侥幸一辈子呢?按照上面的理解,加上丈夫贾雨村为官为人留下了颇多疑点,娇杏的后半辈子能不能如此安稳,恐怕难说。
    最后我们想聊聊贾雨村和甄士隐这对真假谐音,甄士隐开悟了,贾雨村能不能开悟呢?

    • 49 min
    红楼花事(番外):芭蕉竹子梧桐苔藓,草木有情也有趣!

    红楼花事(番外):芭蕉竹子梧桐苔藓,草木有情也有趣!

    三期红楼花事还聊不完,可大观园那些树木、香草、苔藓怎么办?越回味故事越多,于是有了这期番外。嘉宾还是梯己茶的主理人沈国慧。
    先聊各人的屋子。宝玉黛玉探春的居所都种了芭蕉,这芭蕉再一次激发“大观园在南方还是北方”的讨论。宝玉拿海棠配芭蕉是为“红香绿玉”,而黛玉则拿竹子配芭蕉是为“双清”,探春的秋爽斋还种了梧桐,埋下“有凤来仪”的线索。
    李纨处有稻有杏,杏帘在望和稻香村都由此而来;迎春惜春当居于水边,固有菱有藕。宝钗的蘅芜苑则是“香草美人”,再不要拿草来比小人、比宝姐姐了。
    除了各人居所,大观园广泛种植柳树和桃、杏、李、梨、葡萄等,果实套袋技术古已有之。柳树值得一说,凤姐、尤三姐都有柳叶眉,黛玉有弱柳体态,长得好看的柳湘莲柳五儿直接就姓柳……但柳树不止事关风月,还很实用,莺儿就拿她编花篮;宝钗还用一首雄壮的《柳絮词》帮柳絮正了名。轻,未必都是缺点。
    最后想聊几个侧重情感和文化含义的植物。香橼(佛手)预示了元春和巧姐的命运;潇湘馆和栊翠庵的青苔让我们更好的理解黛玉和妙玉;至于“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嘛,实在是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笑场!
    大观园草木有情又有趣。本期有福利,听友请拉到最后收听参与方式,期待你的留言!

    • 1 hr 18 min
    秋桐:走在成为赵姨娘的路上

    秋桐:走在成为赵姨娘的路上

    这期我们聊一个特殊的丫鬟。她刚出现的时候还是丫鬟,立刻就被赏给了主人做房里人,言行举止大有成为第二个赵姨娘的趋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就是秋桐。
    贾琏为贾赦去了趟平安州,因为办事得力,贾赦把秋桐赏了他。仗着是老爷给的,又和贾琏热乎着,秋桐不但不把凤姐、平儿放在眼里,还对尤二姐多次恶言相向,在长辈前造谣,甚至污蔑她腹中的孩子。二姐在失去胎儿后丧失了生的希望,最终自尽。
    秋桐的起点类似赵姨娘,但前途恐怕就不如后者了。赵姨娘虽然愚昧,也知道奉承老公,在大房和婆婆面前尽量低调,撒泼丢丑一事也仅在芳官一回,偶尔也有点情商。加上有探春、贾环,赵姨娘的地位可稳固多了。反观秋桐,被凤姐当枪使,最终还是要被凤姐暗算,她的前途恐不太妙。
    有人说如果晴雯给了宝玉,最后也难免是个赵姨娘。我们就不太同意了:晴雯总体是一个优缺点的正派人,何况她是一个有羞耻心、荣辱感的人。这样的人不会放任自己沦落为赵姨娘。
    秋桐似乎是个工具人,目的就是渲染和推动尤二姐悲剧性的自我了结。而秋桐自己,则来势汹汹,去得不声不响。何尝不是一个悲剧人物呢?

    • 54 min
    秋纹:有缺点的普通人

    秋纹:有缺点的普通人

    今天我们继续丫鬟系列。独当一面、光彩照人的重要丫鬟基本都讲完了,今天要讲一个稍微不那么引人注目的——秋纹。
    秋纹按等级应该是二等丫头,但在怡红院也是能在宝玉跟前做事的主要丫头。二等丫头是个什么定位?大观园的丫鬟们其实是有个核心阵营的,都有谁呢?
    秋纹的戏份并不多,单独的对话也很少,可就是有那么两回,作者就把这个人物写活了。一次是秋纹说起送桂花给贾母、王夫人并且得到了两人的赏赐,引起了晴雯不依不饶的比较,晴雯很较真,秋纹倒没生气,被影射的袭人一贯地拿话叉开、息事宁人。对主人的赏赐如此感激、夸耀,这是奴性吗?这么说恐怕过了。夸耀归夸耀,以秋纹的身份来说,她的反应还算正常,未必要人人扛起阶级斗争的大旗。
    第二次就有点微妙了。她对着老婆子摆出怡红院和宝玉的威风来,截下老太太泡茶的水给宝玉洗手,这算是合理的“立规矩”还是太把自己的职位当回事呢?见仁见智,反正滴水不漏的曹雪芹可没让这番话从当时也在一旁的麝月嘴里说出来。
    秋纹也有一定的业务能力,她也能在老太太派来的人查问时,撒个善意的谎言打发了;她虽然偶尔对身份不如自己的人讲话比较冲,但也不到结仇的地步。从各个方面看,秋纹都是一个平均值:一个有点小缺点的普通人才是主流。

    • 46 min
    串台|红楼酒令:会行酒令是大观园入席的基本条件

    串台|红楼酒令:会行酒令是大观园入席的基本条件

    这期还是和“啤酒事务局”的串台节目。红楼酒局,应喝尽喝。问题是:喝到位了,不够聊的。挖了个酒令大坑,今天填上。
    前八十回里正经写酒令有三回:冯紫英回请诸公子的局、贾母招待刘姥姥的家宴以及宝玉生日的怡红院轰趴。参加的人不同,出题的人也不同,那酒令的形式和风格自然大相径庭。
    冯公子的局,宝玉出了酒令:把女儿的悲愁喜乐挂嘴上。结果表哥薛蟠偏偏来一个“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可惜贾政不在,不然一定是“叉出去”!此局伏下琪官和袭人姻缘一场,倒也是有功德。
    老太太的家宴就不一样了,委托鸳鸯行了个雅俗共赏的牙牌令。题目越宽,越见答题人的水准,因为高度不设限。且看老太太的大气、薛姨妈的富贵、史湘云的豪迈飘逸和林黛玉的轻灵俏皮,以及刘姥姥的庄稼人接地气即兴脱口秀!注意酒别喷出来。
    宝玉生日来的都是会诗文的姑娘们,光一个“射覆”就够难的了,结果史湘云还出了一个极刁钻的一串子酒令,相当于诗词歌赋的一次大考。难住了宝玉,却没难住他的小女朋友。黛玉碰到湘云,两个都是不服输的。酒令的最高境界仍属湘云:喝醉了还能嘟嘟囔囔说全了,只能被别人“醉扶归”了。
    最后探讨了现代酒令。酒令不分古今,目的是让大家喝得风雅、喝得有趣,别喝闷酒,也别灌酒。兴致到了,方能宾主尽欢。下次喝酒也行一个?

    主播: Tian, 刘利
    Timestamp
    00:03:00 “酒令”到底是什么
    00:06:26 令官先得自己喝一杯
    00:09:46 冯紫英匆匆离席的阴谋论
    00:13:49 女儿的“悲愁喜乐”
    00:28:30 薛蟠:一位动物爱好者
    00:44:09 “牙牌令”是什么
    00:51:49 说的好得喝,说的不好也得喝
    00:56:07 令官出题需要因人而异
    01:07:25 宝黛之间的惺惺相惜
    01:15:48 刘姥姥的尊敬是自己挣来的
    01:18:08 刘姥姥:一位存在主义者
    01:24:41 黛玉迎花神,宝玉送花神
    01:27:47 “射覆”是酒令的祖宗
    01:35:10 拇战(划拳)
    01:36:01 难到令人发指的酒令
    01:44:51 薛蟠是坏人吗
    01:54:37 现代人可以玩儿的喝酒游戏
    主播喝掉的酒单:
    牛查儿 [牛啤堂], 大红袍香草啤酒 (成都)
    桃之 [TripSmith], 晚白桃小麦啤酒 (贵阳)
    桃子香草淡色艾尔 [纸飞机], 淡色艾尔 (杭州)
    四川恩特儿 [一层浪], 樱桃酸拉格 (中国)
    桂 [TasteRoom], 小麦啤酒 (杭州)
    关注微信公众号“啤酒事务局”,回复“顿顿顿”,即可获得节目同款啤酒!

    • 2 hr 2 min
    芳官:戏里戏外的桀骜灵魂

    芳官:戏里戏外的桀骜灵魂

    今天我们来聊聊另一位“出格”的丫鬟:芳官。芳官原本是梨香院的小戏子,戏班子解散后被分到了怡红院。宝玉当然会挑走最美的女孩,谁能比唱崔莺莺、杜丽娘的芳官更适合怡红院呢?
    芳官似乎总生活在戏里。大女主唱惯了,是做不了丫鬟、伺候不了人的,所以很少看到芳官干什么活,也就是给宝玉吹吹热汤、去厨房吩咐点饭。但芳官在怡红院腰杆很硬,不仅能给柳五儿谋差事,也能从宝玉那里要到玫瑰露和生日上的酒喝。这一方面是宝玉欣赏芳官,也和她将藕官、蕊官与菂官之间不合时宜的感情传达给了宝玉有关,从此两人有了默契。
    大女主是不能受委屈的。所以芳官受不了干娘把女儿洗过的洗头水给她,大闹一场。最戏剧性的还要数手撕赵姨娘,一句“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把个超姨娘的底掀了出来。四位小官来助阵(猜猜哪四位?),赵姨娘溃败。小戏子们虽是畅快,却也埋下悲剧。
    王夫人慈悲的另一面是她对戏子深深的偏见。最终在“佛缘”的幌子下,芳官和藕官、蕊官各自出家,结束了短暂的大观园生活。
    我们依旧不忍苛责芳官: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嗓子好、模样好、天天唱着戏里的婉转和明媚,怎么忍受大观园那一股庸俗腐败的恶势力?可她对宝玉和姑娘们就亲切的很,给宝玉生日唱的那首《赏花时》就像是给朋友唱的。
    是的,对大观园这个青春王国来说,芳官是自己人。

    • 1 hr 10 min

You Might Also Like

姜思达
来都来了_
ETW Studio
凹凸电波
单立人喜剧
魏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