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min

秋夜(上) 读文

    • Society & Culture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 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 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 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眨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角 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 花草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 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 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 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 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蝴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 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了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 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 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 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 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 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眨眼;直刺着天空中 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鬼眨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 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 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 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 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 株也是枣树。

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 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 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眨着几十个星星的眼,冷眼。他的角 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繁霜洒在我的园里的野 花草上。

我不知道那些花草真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 我记得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 了,她在冷的夜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 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末的花瓣上,告诉她秋虽然 来,冬虽然来,而此后接着还是春,蝴蝶乱飞,蜜蜂都唱起春词 来了。她于是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仍然瑟缩着。

枣树,他们简直落尽了叶子。先前,还有一两个孩子来了他们别人打剩的枣子,现在是一个也不剩了,连叶子也落尽了,他 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 秋。他简直落尽叶子,单剩干子,然而脱了当初满树是果实和叶 子时候的弧形,欠伸得很舒服。但是,有几枝还低亚着,护定他 从打枣的竿梢所得的皮伤,而最直最长的几枝,却已默默地铁似 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使天空闪闪地鬼眨眼;直刺着天空中 圆满的月亮,使月亮窘得发白。鬼眨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 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 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 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 夹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4 min

Top Podcasts In Society &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