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 Folgen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
一席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8月底起将以每月一期的频率,邀请人文、科技领域有故事、有智识的嘉宾前来分享。

一席YiXi 一席

    • Gesellschaft und Kultur
    • 4,8 • 5 Bewertungen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
一席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8月底起将以每月一期的频率,邀请人文、科技领域有故事、有智识的嘉宾前来分享。

    【一席】袁一丹:沦陷北平的日常生活与道德焦虑

    【一席】袁一丹:沦陷北平的日常生活与道德焦虑

    袁一丹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我不仅是把它当成一个历史课题,而是与我们当下的处境和焦虑有关。
    所谓沦陷北平,是指1937到1945年间,处于日本军事占领状态下的北京。八年沦陷,对于历史中人来说,是漫长而绝望的等待。
    假如我们把时间拨回到1937年7月,你身处即将沦陷的北平,是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来?
    知识分子面临着道德的焦虑。离开北平的学者成立西南联大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而故事的另一面,留在沦陷区的文人学者,他们是怎么撑过这八年的,仍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留在沦陷区的普通人又是怎么把日子一天天地过下去的?
    回到当下,把视角拉远拉大,危机时刻一次次来,受苦的人一次次卷进长河。对于普通人,什么才是切身的历史?作为大历史的亲历者,我们到底见证了什么,理解了多少?
    【时间轴】
    04:47 沦陷在即,知识分子的道德焦虑来自何方?
    07:20 西南联大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但是,在沦陷区的文人学者,他们是怎么撑过这八年的?
    08:30 周作人的去与留
    13:58 不仅是知识精英,小人物也有类似的苦恼
    16:33 北平的沦陷对于普通人到底意味着什么?生活秩序的瓦解,生活在各种谣言中。
    18:40 北平沦陷的瞬间是什么样的?
    20:54 “普通人只有当最基本的生活秩序维持不下去了,自己或家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才会猛然意识到异族支配的存在,意识到战争与我的关系,进而锁定个人和国家主权的关系。”
    23:14 战争中的女性
    25:57 一种新的道德观念?“道德固然好,但要以生活做背景。”
    29:13 今天我们一起回到沦陷北平,对于我们理解当下的现实处境,或许能提供某种历史参照。
    29:59 对于普通人,什么才是切身的历史?一则《齿痛》的隐喻
    【演讲中提到的书籍和电影】
    袁一丹《此时怀抱向谁开》
    鹤见俊辅《战争时期日本精神史》
    丸山真男《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
    安特莱夫《齿痛》(译:周作人)
    董毅《北平日记》
    林徽因《微光》
    电影《四世同堂》

    • 32 Min.
    【一席】林惠义:当时中国贫困线标准是一人一天3.28元,我想看这些钱在北京能买到什么

    【一席】林惠义:当时中国贫困线标准是一人一天3.28元,我想看这些钱在北京能买到什么

    林惠义 
    艺术家组合赵与林(Chow and Lin)成员,研究员
    穷在哪里比较好,或者在哪里比较苦。
    2013年,华裔艺术家组合赵与林(Chow and Lin)从加尔各答辗转纽约,两座发展程度不同的城市里的穷人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对不同国家的穷人而言,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区别?不同的社会又是如何定义贫困的?按照政府制定的贫困线标准,穷人有多少选择?
    赵与林决定从食物入手。他们根据不同国家定义的贫困线标准算出每日可供采购食物的预算,然后从当地菜市场购买食材,并为它们郑重地拍下一张张照片。
    ▲中国|北京|2016|8.22元
    ▲法国|巴黎|2015|5.99欧元
    ▲美国|纽约|2019|5.46美元

    ▲南非|开普敦|2019|27南非元(1.8美元)
    随着拍摄的地方越来越多,他们发现,不同社会面临着不同的贫困问题。生活在巴西贫民窟的穷人开支有限,由于当地黑帮控制了小卖部,他们反而要承受比其他地方更贵的食物,穷人被卡在一个既没有选择又买不到便宜食材的处境。
    而发达国家的穷人更加“隐形”,他们或许受过教育,有工作甚至有房有车,但也挣扎在贫困的边缘。“绝对贫困解决之后,下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是贫富差距。”
    拍完了36个国家和地区之后,他们发现创作开始那个关于“穷在哪里比较好,或者在哪里比较苦”的问题还是没有办法回答,但他们希望自己的作品至少可以“激起观看者对社会问题的追问”。
    ——时间轴——
    00:40 我们为什么会对贫困线感兴趣呢?
    02:24 《贫困线》:我们想看看根据中国的贫困线标准能在北京买到什么食物。
    08:55 十年,我们用同样的工作方法去了3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贫困线》的拍摄。
    10:58 去了这么多地方后,我们发现每个国家都面临着不同的问题。
    13:22 为什么贫民窟里卖的食物反而更贵?
    17:12 在一些国家,很多穷人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人,Ta可能是白领,可能受过教育,甚至有房有车,但Ta还是生活在贫困的边缘上。
    18:20 这10年来,我们也记录了一些贫困线跨时间的变化。
    19:19 绝对贫困解决了之后,下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是贫富差距。
    21:23 《大黄鱼》:如果我们的消费习惯和趋势一直往上升,想要吃更多的鱼和肉,而养殖方式没有发生改变的话,那未来大海的生态系统又会是怎样一个情况呢?
    23:06 《等值 100:1》系列
    25:13 《等值——分散的价值体系》NFT系列:如果把放到虚拟的元宇宙,又会是怎样的呢?

    • 28 Min.
    【一席】黎紫书:我的人生过成这样子,正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跟母亲相反的人

    【一席】黎紫书:我的人生过成这样子,正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跟母亲相反的人

    黎紫书,马来西亚华语作家
    你在这些普通的女人身上看到的生命力,你看到她们的可怕的力量,其实常常是胜过男人的。在面对困难,在面对困境,在面对人生还有命运给她们的各种考验的时候,这些平凡不过的女性,她们展现出来的光芒,我觉得是很吓人的。
    上世纪70年代,黎紫书出生时,马来西亚曾繁荣一时、盛产锡矿的怡保城已经没落。自此以后,她的大半人生都在这座小城度过。
    近半个世纪后,在一部名为《流俗地》的小说中,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几十年的人事变迁、市井浮世、细民众生尽数复活,蓬勃而生。
    对于读者而言,在如此细腻持重的文字之间,与马来西亚这片湿热的陌生天地、与一个个人物的跌宕命运迎头相撞,无疑是一种奇异的阅读体验。然而我们所不知道的是,多年来支撑在作家背后、驱动她不停书写和创造的,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城镇和两个平凡的女人。
    “以一幅充满市井气俚俗味的长卷描绘马华社会这几十年的风雨悲欢和人事流变,舍我其谁?”相比这股横冲直撞的气势,黎紫书立志要讲述的,从来都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恢弘故事,而是她自己——被时间推至局外,旁观生命过往的自己。
    ——时间轴——
    04:26 我人生中认识的第一个女人
    07:48 我的印象中,母亲一直是个没有见识、有点无能,很胆怯、很自卑的妇人。中学时,我不想让母亲来家长会。
    12:04 “你跟我真像”
    13:34 我在问自己,为什么我出道 20 年了,从来没有一次想过要把妈妈带过去看我领奖?
    16:46 我的人生过成这样子,一生这么倔强,这么好胜,这么任性,正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跟母亲相反的人。
    19:14 可是在那一刻,我推开了那道记忆的门以后,想起来了很多事情。
    23:16 我突然有了一种力量,可以从另外一个方向、一个角度去看像母亲这样普通的、平凡的女人。
    23:35 另一个女人的故事,戴妈妈的一生。
    28:30 这个画面,拍成电影都要嫌它狗血,可是现实就是这样子。
    31:27 那些微小而普通的女性。
    33:27 我用了大半生想要逃离,要成为一个跟母亲相反的人,可是就像绕了一个大圈以后,我突然就在新加坡酒店的这张梳妆镜里面,跟母亲相遇,我们重叠了,我们看出了彼此之间的共性。

    • 34 Min.
    【一席】张洪:大自然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珠峰没有因为我是盲人而格外仁慈

    【一席】张洪:大自然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珠峰没有因为我是盲人而格外仁慈

    张洪,登山者
    2021年5月24日,46岁的张洪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亚洲第一位、世界第三位登顶珠峰的盲人攀登者。
    这是张洪在黑暗中度过的第25年。5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登山,开始梦想着自己也能登一次珠峰。
    这是旁人眼中不可能的事,体能、经费、团队,一系列问题等着解决。陷入瓶颈的时候,他就凌晨起床,负重循环爬楼梯,那是他唯一能做的、接近愿望的事情。
    在珠峰上,虽有向导指引方向,但百分之七十的路段都要靠他独自通过。经过了刀刃般的山脊、暴风雪和冰裂缝,穿过生命的禁区,他最终圆梦。
    登山带给张洪久违的自由。在珠峰,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登山者,不需要被照顾,也不会被歧视。
    珠峰没有因为我是盲人给我更多仁慈,也没有因为他是社会精英给予更好的资源,我们必须完全靠自己的实力向上攀登。
    时间轴02:28 去年,我成为中国首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盲人。
    05:38  我是如何接触到登山这项运动的?
    07:43 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向快满十岁的儿子证明,爸爸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很厉害。登珠峰就是这个机会。
    09:15 第一次登雪山,一种极度美妙的感觉
    14:58 一次与死神的亲密接触
    17:27 “珠峰真的不是其他山峰所能比的,你不要以为自己能爬六七千米的雪山就能登珠峰”
    20:01 深夜,我问自己:你这样苦兮兮地坚持有用吗?资金没有着落,你会有结果吗?
    21:41 到达珠峰大本营,可是,我却等到了气候异常和登山者遇难的消息。最终,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24:23 进入四号营地,真正的生命禁区,但我们的氧气泄漏了……
    29:02 “张洪,you summit!”这一刻,我没有兴奋,也没有激动。
    29:40 登珠峰大部分的死亡事故都发生在下山途中
    32:50  大自然对每个人都是公平公正的。珠穆朗玛峰没有因为我是盲人而格外仁慈,也没有因为他人是富豪,是精英,提供更多的便利和资源。

    • 35 Min.
    【一席】朱刚:苏轼“乌台诗案”的审与判

    【一席】朱刚:苏轼“乌台诗案”的审与判

    朱刚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尽管刚刚遭受过“乌台诗案”,尽管朋友们多善意地提示苏轼不要再随便作诗,尽管他本人也时而表示要慎言避祸,但“诗可以怨”是诗歌的基本功能之一,作为诗人的苏轼从没有放弃他正当的表达权力。在中国文化史上,苏轼与杭州的相遇意义非凡。千姿百态的西湖、惊心动魄的钱塘观潮和江南城乡的风光,都是造物对诗人的馈赠,而苏轼也无负于这些馈赠。
    无论是「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还是「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都是流传了将近千年的名句。这个历史上钱粮盐布的都会,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苏轼,开始成为艺术和美的栖息地。
    苏轼在杭州的作品,被当时的出版商雕印成了诗集——这部诗集后来成了「乌台诗案」的主要罪证。因为写诗讥讽朝政、反对「新法」,当朝第一诗人苏轼被捕入狱。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桩以出版物为罪证的文字狱。
    史料记载,苏轼被审讯的时候,很多人为他求情——包括「新法」的制定者王安石的弟弟王安礼,还有苏轼往后人生里最大的政敌章惇。朱刚在《苏轼十讲》里写道:「历史上凡是被否定的事往往如此,史料记载了许多人曾为阻止其恶化付出努力,但就是不说元凶是谁。」
    这次,朱刚想讲讲苏轼入狱的130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乌台诗案」中北宋的司法系统如何运行,和那些被卷入诗案中的具体的人。

    • 33 Min.
    【一席】小龙花:蹦蹦跳跳,一瘸一拐

    【一席】小龙花:蹦蹦跳跳,一瘸一拐

    小龙花,艺术家
    一个人的房间反映了他的全部。小龙花的工作室在上海巨鹿路的一条巷子里,这里也是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走进他的工作室像走进了一个宝藏屋,会看到五花八门的收藏,有他从日本背回来的绝版玩具,有从古董市场淘到的老物件,也有他在家门口遛弯时捡回来的宝贝。
    很多旧物现在已经不再被使用,失去了它原有的属性,但是小龙花喜欢收集和观察这些物件,并且会产生很多奇妙的想象,从而赋予它们新的含义。
    小龙花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比如漫画、雕塑、装置等,他不会拘泥于创作的材料,也不会受限于创作的形式。他喜欢即兴创作,也喜欢和不同领域的人合作产生更多新的碰撞,你很难猜到他下次会将哪些意想不到的东西组合在一起。2016年小龙花开始了“大迁徙”这个项目,他让这些已经被人们渐渐遗忘的物件有了自己的身体和性格。
    ▲  小龙花艺术作品“大迁徙”
    “我喜欢与这些带有强烈个性的物件对话,我想绘制一场壮丽的大迁徙图景,来表现那些逐渐消逝的空间和记忆。我试图模糊人、动物和物件形态之间的边界,让它们在遗忘的鼓点里蹦蹦跳跳、一瘸一拐、成群结队地走向一片五彩的沙漠。” 

    • 36 Min.

Kundenrezensionen

4,8 von 5
5 Bewertungen

5 Bewertungen

Top‑Podcasts in Gesellschaft und Kultur

ZEIT ONLINE
Sophia Thiel, Paula Lambert, Seven.One Audio
Atze Schröder & Leon Windscheid
Mit Vergnügen
ZEIT ONLINE
NDR Info und rbbKultur

Das gefällt dir vielleicht auch

JustPod
日谈公园
ETW Studio
不合时宜TheWeirdo
寇爱哲
东亚观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