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in

經典文學-未央歌名言佳句8(作者:鹿橋‪)‬ Chinese chit-chat(中文學習)

    • Language Learning

經典文學未央歌(作者:鹿橋)
    
大風底下也有不動的樹,這些挺拔的大木站在原野上,他們的根直伸到幾丈深的泥土里。那直聳入雲的樹身,如果是浮擱在地皮上,那麼當風來時,他必是最先倒的。然而大樹終能不倒,並且有深思地經驗了東西南北各種不同的風。這就是因為他們有深踞地下不為人見的根,才維持得了地面上悅目的大樹。

    伍寶笙恐怕不曾戀愛過,她心地正像遠處藍色的無雲的天。也許曾經有過一兩片白雲飄過?但是現在找不出痕跡來了。仿佛她曾經在上課的時候呆呆地看過一位教授的和藹的臉。但是此刻已經全然沒有余音留下了,那也許是許多年前的事。她又像一面明淨的鏡子,也許曾經有人呵氣在上面?但是它馬上揮發散失了,不曾立足存身在上面一秒鐘,隨呵隨散。當然有不少人日夜為她的風度神采顛倒夢囈著,也有不少人來接近她,依傍她。但是呵氣在明鏡上的結果總是一樣的。無論是一種什麼方式的愛情總是兩方面的。而伍寶笙仿佛是上帝從愛神手中特別赦免的唯一的人。所以她的明鏡一直不蒙塵霧。

    伍寶笙是個快樂的人,至少她是不受困擾的人。這些好處要歸功于她的天性與健康。她能平靜地思索這一套偷聽來的對話,也能淡然把它忘掉。她欣然忘機地站在這里,也就和她身邊這一片挺秀的亞麻一樣。

    像這樣的性格很自然而然地會照進痛苦之群的眼里,當然也有人也從她那里找尋希望。小童便說過︰“我們現在是在黑暗時代了。而伍寶笙是一顆星星。

    雨季又來了,又帶來了撼人驚魂的驟雨,又帶來了爽人眼目的疏雨。也帶來了洗沐山岳連綿不休的大雨。風季吹乾了草木,又復甦了,風季堆積的塵土,也洗淨了。河水又漲滿了又急流著。樹葉又綠又香。

    隱藏在溫暖的泥土底下的春意,這種不安定,難捉摸的春流,校園里裡的人很敏銳地就感覺到了。它在眼前鬧?在耳根鬧?在行動中纏手絆足地鬧?這個不安定,頑皮的春的精靈是不容易對付的。仿佛在你脫下了笨重的冬衣,不打算再穿時,他便襲擊你了,他捉弄得你不知如何是好;在走路時,想學春風裡的燕子,輕輕地跳一跳。獨坐時願意學花朵那樣微微地笑一笑。又想惹一惹枝葉又想觸一觸嫩草。因為這個頑皮的小精靈正在惹我們呢!正在觸得我們心癢呢!

    有時人在旅行的時候心上想著將要到的地方,那麼就或是急躁,或是歡喜,也許疑慮。有時又會想念著將離開的地方就多半是留戀,自然也可感覺到解放,無論如何,總似乎心上有一根弦與才離開的地方系繫在一起,越走得遠越扯得緊。這兩種情形皆不及第三種難堪,就是兩頭都不喜歡,恨不得就永遠這麼流連在路上。離開的地方,我們回過頭,看他不見,便好當他不存在,將去的地方,向前也找不到,誰能證明它是實有?我們無可奈何地,欺騙著自己,貪婪地一分一秒地磨這兩幕劇間換景的時光。雖然我們明知道下一幕早晚要出場。固然,也有不少人,膽怯些,或是天份中秉有了太多那種“可讚揚的懶惰”。像一位法國作家所歌誦的,他們就會一直在流浪中逃避著,甚至這樣逃完了一生的時光。他們如果真能僥倖成功,因為世事有時從海角天涯把他們抓回來,倒也是難以評論的。不是嗎,他們固然沒有成就什麼,他們也沒有毀壞什麼。他們無功,他們也免于,在某些可能之下,作了大過錯。

    時間是永遠公平又無情的,它不許留戀這眼前美麗的夕陽,要它依了定律滑下山

經典文學未央歌(作者:鹿橋)
    
大風底下也有不動的樹,這些挺拔的大木站在原野上,他們的根直伸到幾丈深的泥土里。那直聳入雲的樹身,如果是浮擱在地皮上,那麼當風來時,他必是最先倒的。然而大樹終能不倒,並且有深思地經驗了東西南北各種不同的風。這就是因為他們有深踞地下不為人見的根,才維持得了地面上悅目的大樹。

    伍寶笙恐怕不曾戀愛過,她心地正像遠處藍色的無雲的天。也許曾經有過一兩片白雲飄過?但是現在找不出痕跡來了。仿佛她曾經在上課的時候呆呆地看過一位教授的和藹的臉。但是此刻已經全然沒有余音留下了,那也許是許多年前的事。她又像一面明淨的鏡子,也許曾經有人呵氣在上面?但是它馬上揮發散失了,不曾立足存身在上面一秒鐘,隨呵隨散。當然有不少人日夜為她的風度神采顛倒夢囈著,也有不少人來接近她,依傍她。但是呵氣在明鏡上的結果總是一樣的。無論是一種什麼方式的愛情總是兩方面的。而伍寶笙仿佛是上帝從愛神手中特別赦免的唯一的人。所以她的明鏡一直不蒙塵霧。

    伍寶笙是個快樂的人,至少她是不受困擾的人。這些好處要歸功于她的天性與健康。她能平靜地思索這一套偷聽來的對話,也能淡然把它忘掉。她欣然忘機地站在這里,也就和她身邊這一片挺秀的亞麻一樣。

    像這樣的性格很自然而然地會照進痛苦之群的眼里,當然也有人也從她那里找尋希望。小童便說過︰“我們現在是在黑暗時代了。而伍寶笙是一顆星星。

    雨季又來了,又帶來了撼人驚魂的驟雨,又帶來了爽人眼目的疏雨。也帶來了洗沐山岳連綿不休的大雨。風季吹乾了草木,又復甦了,風季堆積的塵土,也洗淨了。河水又漲滿了又急流著。樹葉又綠又香。

    隱藏在溫暖的泥土底下的春意,這種不安定,難捉摸的春流,校園里裡的人很敏銳地就感覺到了。它在眼前鬧?在耳根鬧?在行動中纏手絆足地鬧?這個不安定,頑皮的春的精靈是不容易對付的。仿佛在你脫下了笨重的冬衣,不打算再穿時,他便襲擊你了,他捉弄得你不知如何是好;在走路時,想學春風裡的燕子,輕輕地跳一跳。獨坐時願意學花朵那樣微微地笑一笑。又想惹一惹枝葉又想觸一觸嫩草。因為這個頑皮的小精靈正在惹我們呢!正在觸得我們心癢呢!

    有時人在旅行的時候心上想著將要到的地方,那麼就或是急躁,或是歡喜,也許疑慮。有時又會想念著將離開的地方就多半是留戀,自然也可感覺到解放,無論如何,總似乎心上有一根弦與才離開的地方系繫在一起,越走得遠越扯得緊。這兩種情形皆不及第三種難堪,就是兩頭都不喜歡,恨不得就永遠這麼流連在路上。離開的地方,我們回過頭,看他不見,便好當他不存在,將去的地方,向前也找不到,誰能證明它是實有?我們無可奈何地,欺騙著自己,貪婪地一分一秒地磨這兩幕劇間換景的時光。雖然我們明知道下一幕早晚要出場。固然,也有不少人,膽怯些,或是天份中秉有了太多那種“可讚揚的懶惰”。像一位法國作家所歌誦的,他們就會一直在流浪中逃避著,甚至這樣逃完了一生的時光。他們如果真能僥倖成功,因為世事有時從海角天涯把他們抓回來,倒也是難以評論的。不是嗎,他們固然沒有成就什麼,他們也沒有毀壞什麼。他們無功,他們也免于,在某些可能之下,作了大過錯。

    時間是永遠公平又無情的,它不許留戀這眼前美麗的夕陽,要它依了定律滑下山

11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