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個單集

古文观止白话文故事播讲,欢迎加入古文观止研习社QQ群:247806908

古文观止:找寻更舒服的方式接近学习古‪文‬ 晓风新松

    • 社會與文化

古文观止白话文故事播讲,欢迎加入古文观止研习社QQ群:247806908

    第二卷尾篇36吴许越成

    第二卷尾篇36吴许越成

    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今天跟大家来分享这句励志口号的出处。

    话说当年吴王阖闾在檇李之战被越国打败,并脚中一剑,重伤而死,阖闾的儿子夫差发奋图强终于在夫椒这个地方打败越军,报了槜李之仇,这时越王仅剩下以五千被围在会籍山,对于报了仇的夫差来说心情很爽,所以对于这五千人的处理问题并没有很放在心上,况且这时越王派大夫文拿着重金前来求和,并承诺愿意永远臣服于吴国。吴王飘飘然打算答应他。 

    吴国谋臣伍子胥说:“万万不可!臣闻之: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也就是说法‘树立品德,可以使它浇灌滋长;但是扫除祸害,必须连根拔尽’。

    伍子胥又举了一列子:从前过国的浇,杀了夏王相。却让相的妻子后缗,从城墙的小洞里逃走,回到有仍,生下少康。少康肩负着灭国杀父之仇,聚集了夏朝的遗老部队,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报了仇,恢复了夏朝的统冶。

    伍子胥举完列子之后,又接着说,在吴国不如过国,越国的能力却大于少康,如果让越国强盛起来,吴国岂不就危险了吗?勾践这个人能够亲近臣民,发扬自己的德行。民心所向。他与我国土地相连,世代有仇,现在我们战胜了他,不但不加以消灭,反而打算保全他,这真是违背天命而助长仇敌,将来后悔也来不及了!”

    伍子胥的一番用心良苦的劝告,并没有让吴王动心,最后还是答应了越国的求合。

    伍员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开外,吴其为沼矣!!’


    文章以伍子胥的预言为结尾,并没有明示吴国的结局,但是作为读者的我们怎会不知道呢?

    好,这就是本集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听,每日观止,小松与你同在~

    • 4 分鐘
    35子产论政宽猛

    35子产论政宽猛

    35子产论政宽猛

    • 4 分鐘
    34子革对灵王

    34子革对灵王

    话说楚灵王即位后,与吴国多次交战,先后灭了陈、蔡两个华夏诸侯国,又修筑了东西不羹两座大城以威慑中原,终于在会盟中压倒晋国,重新成为霸主。

    但他的霸业完全依靠武力和威压而得来,穷兵黩武,诸侯各国虽然表面上臣服于楚国,但都对其相当不满,而且楚国国内也有大量不稳定因素。

    这篇文章所讲述得是,楚灵王再次出兵与吴国争夺徐国。而子革采用先扬后抑的方法进行劝谏。楚灵王野心勃勃,贪得无厌,子革却顺着他,三问三答,随声附和,旁观者都嫌他肉麻。

    其实他是欲擒先纵,选择一个适当时机,用周穆王的故事,一下击中楚灵王要害,使他内心震动,坐卧不安。这种进谏方式,非常奇特。我们具体来看一看。

    第一段,楚灵王帅领部队在州来狩猎,之后派荡侯、潘子几位大将率领军队包围徐国,目的是

    对吴国进行威慑,文章中细节描述了楚王的穿着,雨雪,王皮冠,秦复陶,翠被,豹舄,执鞭以出,天下着雪,楚王戴着王冠,穿着秦国进口的衣服,搭着翠鸟羽毛制作的披肩,穿着豹子皮做的鞋,一身的名牌,手里拿着鞭子意气风发,得意洋洋。衬托出楚王的骄横和虚荣心强。

    第二段进入高潮,子革是何许人也?战国时期因为人才跳槽比较频繁,原来是郑国人,算是政治避难来到楚国,后来得以重用。听闻楚王在攻打徐国,心里着急,连忙晚上赶来劝谏楚王

    楚王对子革的问话很长,但意思归纳起来非常简单:想要这个,想要那个,什么都想要,贪心不足而已。灵王首先回顾了自己的祖先对周王朝的巨大贡献,然后耿耿于怀地指出,齐国、晋国、鲁国、卫国都得到了周天子赏赐的礼器,楚国却没有。如果现在派人向周天子索取礼器,天子会不会给?

    子革回答说:“肯定会给啊!我们楚国的祖先,勤劳勇敢那是没话说,可当时我们不是周天子的亲戚,天子就不拿我们当回事。

    今天可不一样了,周天子害怕我们,齐国、晋国、鲁国、卫国都臣服于我们,大王您派人去要礼器,天子哪敢不给啊?”

    这段回答很对灵王的胃口,于是他得寸进尺地继续问:许这个地方,原本是楚国祖先的伯父的封地(其实都过去一千多年的事情了),后来郑国人占领了这片土地,不还给我们。如果楚国现在派人去索取这片土地,你说郑国会不会给我们呢?

    子革回答:“肯定会给啊!周天子都不敢不给我们礼器,郑国怎么敢不给我们土地啊?”灵王听了这两个回答,简直是心花怒放,欲望继续膨胀,于是又问道:原先晋国称霸中原,是因为晋国离中原比较近,我们楚国离中原比较远。现在我们在中原建立了陈、蔡、东西不羹四座大城,都可以出动一千辆兵车,诸侯应该害怕我们了吧?

    子革回答:“肯定会害怕啊!这四个城池的兵力足够威慑诸侯了,何况还有楚国本土的兵力呢?谁敢不害怕大王啊!”

    至此,灵王的自信心和欲望已经膨胀到极点,幸亏工匠进来请求他去观看玉器的制作,否则真是难以想象,接下来他还会提出多么天真的问题。

    灵王的欲望和子革的逢迎,果然引起了其他大臣的不满。大臣朴析父趁灵王不在,对子革抱怨道:“您是在我们楚国很有名望的人,现在大王问你话,你只知道唯唯诺诺,这么肉麻,我们国家该怎么办啊?”

    子革胸有成竹地回答:“我刚才是在磨刀子呢,等一会大王出来,我的刀刃就要砍下来啦!”

    灵王从工匠那里出来了,这时,楚国的史官倚相正好

    • 10 分鐘
    33子产却楚逆女以兵

    33子产却楚逆女以兵

    楚国公子围去郑国访问,同时预谋在迎娶公孙段家女儿的时候偷袭郑国,于是先派伍举担任副使前往郑国。

    伍举正准备住进城内的宾馆,郑国人怀疑他们有诈,于是使行人子羽与子辞,及馆于外。访问结束之后,公子围带领军队前去迎亲再次想要进入郑国。

    子产一看就知道楚国的阴谋所以非常担心这件事情 ,
    于是又派子羽推辞,说:“我们国家地方小,容纳不下你们那么多人,请允许我们清扫一下城外的祭坛,驻扎在那里吧。”

    公子围不甘心,于是又心生一计,派太宰伯州犁回答说:“我来的时候,大王就告诉围说‘承蒙郑国看得起,把丰氏当做你的妻子’于是呢,在国内大搞
    宴席,祭拜祖先,所以如果在城外娶妻的话,这是看不起我们楚国,而将君王的赏赐抛在了草丛里。这不旦旦是对我公子围
    的侮辱,而且还欺骗自己的先君,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去回国复命呢?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这件事。”

    公子围这套大帽子扣过来,听起来好像有理有节,子羽却没有慌,没有绕弯子,而是一针见血,把话给挑明了说:“小国无罪,恃持其罪,小国没有罪,依赖大国才真正是它的罪过。

    本来打算依赖大国来保护自己,却又害怕他们包藏祸心来图谋自己。
    我们害怕其他诸侯小国失去大国的依赖,而对大国心怀戒备,使他们充满怨恨,违抗的命令,从而使大国的命令不能贯彻,无法施行。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我们郑国一直是贵国小第,怎么敢爱惜自己的丰氏的宗庙而不让你们入内?”

    伍举知郑国有界,请崔藁而入,许之伍举知道郑国有了防备,就请求让军队垂下箭囊入城,郑国同意了。 

    • 4 分鐘
    32子产论尹何为邑

    32子产论尹何为邑

    子皮想要让尹何去从政当一个地方官员。
    子产疑惑说:“尹何这么年轻,不知能否胜任。”
    子皮回答说:“这个人忠厚老实,我很喜爱他,一定不会背叛我的。让他到那里学习一段时间,
    就会更知道怎么冶理了政物了‘

    子产连忙说:“不行。我听说一个人假如真正喜欢别人,那就应该让他得到好处。现在您喜爱别人,
    就想让他来管理政事,这就如同让一个还不会拿刀的人去割肉一样,多半会割伤自己。

    您的所谓爱人,只不过是伤害人家罢了,那么以后谁还敢求得您的喜爱呢?
    子为郑国,栋也,栋折催蹦,侨也复压,敢不尽言,

    您在郑国如同房屋的栋梁,栋梁折断了,屋椽自然要崩塌,我也会被压在屋子底下,因此怎敢不把自己的全部想法说
    出来呢!譬如您有一块美丽的锦缎,您一定不肯让人用它来练习剪裁衣服。担任大官、治理大邑,
    这些都是人们身家性命之所寄托,却让一个正在学习的人来担当。大官大邑与美丽的锦缎相比,
    不是更加贵重吗?我只听说过学好了然后才去管理政事,没听说过就用治理政事的方式来让他学习的。

    如果真这么做,一定会受到危害。比方打猎吧,射箭、驾车这一套练熟了,才能猎获禽兽;假
    若从来就没有登过车、射过箭和驾过车,总是为翻车发生事故(翻车压死)而提心吊胆,那么,
    哪里还顾得上猎获禽兽呢?”


    子皮惭愧的说:“说的太好!我这个人很笨。我听说过,君子总是站得高看得远,
    而小人总是目光短浅,衣服在吾身,吾知而慎知,大官,大邑,民所辟也,吾却远而慢之。

    也就是说!衣服穿在我身上,我是知道加以爱惜的;
    大官、大邑,关科身家性命的事情,我却忽视它。
    假如没有您这番话,我是不会懂得这个道理的。
    从今以后我就听您的意见行事。”

    子产正色说:“心心不同如其面,吾岂敢以子面如吾面乎,人心是不同的,就像人的面貌一样。
    我怎敢说您的面貌同我的一样呢?
    不过我心里认为危险的事情,还是要奉告的。”


    子皮以子产为忠,委其政,故子产以能为政国
    认为子产非常忠实,所以就把郑国的政事委托给他。子产因此才能治理郑国。

    • 5 分鐘
    31子产坏晋馆垣

    31子产坏晋馆垣

    子产是春秋是期郑国的一位非常著名政治家,以外交辞令,能言善辩,识大体得到诸候各国的尊敬,古文观止载录了许多文章来介绍他的事迹。

    一次,子产陪着郑伯去进见晋国,晋国因为郑国是小国所以很怠慢,不仅把他们安置在很简陋的宾馆里面,还长时间不接见他们。子产一怒之下,把宾馆的墙壁给砸坏。

    晋国大臣士文伯跑过来斥责说,你干什么?最近这里冶安不好,经常有盗贼,所以才修了这么高的墙,现在你却把他们推倒了,真是岂有此理,我们身为盟主,应该保证诸候各国的财产人生安全,可现在你却在这里破坏,你有何解释!

    子产不卑不亢的说,我们是小国,而大国对我们索取总是没有规律,所以经常要战战兢兢的准备礼品来觐见,现在为了表示尊重来到晋国,可你们又不安排见面,不敢输币,亦不敢暴露,我们有这么多礼品却没有地方可以放,如果一直暴露在室外,很容易坏掉,那么又将加重我们的罪过。还记得晋文公时期,招待诸候各国来宾,都是好酒好肉招待,宾至如归,从来不用担心盗寇的事情。可现在呢?晋国的宫殿金壁辉煌,给诸侯国住的地方跟仆人没有什么两样,东西都放不下,而且还要天天担心自己的东西被偷,那么我想向您请教,我们该怎么做呢?如果你能让晋公早点接我们,是对我们极大的恩惠,一定把这墙壁修好,不敢埋怨!

    士文伯于是把原话带给了赵文子,赵文子是晋国的执政大臣,听完之后惭愧的说,唉,是我们错,竟然用给仆人睡的房间接待诸假

    于是晋候见郑伯,有加礼,厚其宴,好而归之,还派人重新装修了接待诸侯宾馆!

    • 4 分鐘

熱門社會與文化 Podcast

聽眾訂閱的還有